大脑的思维元素

說到西方文化的起源﹐我們不能不提到古希臘文化﹐因為這是全球學者都一致公認的西方文化的源頭。從古希臘文化到羅馬文化﹐強大的羅馬帝國繼承了部份希臘文化並把它轉化為羅馬文化的核心部份后﹐她通過其軍事征服把文化傳遍了歐洲地區﹐其中包括最關鍵的兩個文化成份—宗教文化和文字方式﹐前者的確是隨著羅馬的擴張而加速了傳播的速度﹐最重要的是后者—拉丁字母間接受到希臘字母的影響而產生﹐后來在羅馬的擴張和基督教的傳播中﹐拉丁字母成為了大部份歐洲語言的表記文字﹐而且除了字母之外﹐羅馬的國語—拉丁語更成為普及歐洲的語言。

但是西方文明並不是由古希臘或拉丁文化時期﹐就開始全速發展成為今天主導全球的西方文化。現代西方文化的起點要經歷過中古時代數個世紀后﹐才在十五世紀的‘文藝復興’ 中漸露頭角。‘文藝復興’ 的主要促發點與大量的古希臘哲學(科學)思想﹐在經由阿拉伯人在幾個世紀的保留和整理后﹐再傳入西方世界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自此﹐西方文化就如加滿了燃料的火車頭﹐走上了軌道並朝著今天現代文明的方向一往無前﹐她的前進把整個世界文明或帶上來﹑或把其它的文明也拋在后面。在對西方文明的發展和時間進程有過了解后﹐我們不難發現﹐其中有幾個疑問十分值得提出﹐可示之如下﹕

  • 首先﹐為什麼西方文明的源頭要在古希臘﹐而不在其它的地方﹐為什麼不是擁有輝煌文明的古波斯﹐不是基督教的起源地—以色列。
  • 為什麼希臘隻能扮演一個文化起源的角色﹐雖然她的哲學和科學思想在經歷了幾個世紀后傳入西方﹐也能促發起‘文藝復興’ 運動﹐而希臘本身為何不能以本身的文化作為基礎﹐創造出與西方文明同樣的文明﹐最后完全取替西方世界的歷史地位﹖
  • 作為西方﹐其實在羅馬時期已接觸到希臘文化﹐但為什麼那時候不能馬上就發生‘文藝復興’ 運動﹐而需要等上千年后﹐似乎在一切成熟之后﹐才在十六世紀興起這一場吹遍科學﹑哲學﹑一切文化領域的運動﹐甚至到后來加速了政治﹑經濟和工業的全面發展。這是一個時間性的問題﹐為什麼偏偏要在幾個世紀后﹐才在同一個地方受基本相同的外部因素所促發而發生‘文藝復興’ 運動呢﹖
  • 對於阿拉伯人和古印度人﹐主要是阿拉伯人﹐為什麼他們在當初已經得到了大量的古希臘文化遺產后﹐隻能夠在這些文化成果上添加了一些內容。在保留了數個世紀后﹐當這些文化成果接觸到西方后就能馬上引發出‘文藝復興’ 運動﹐而阿拉伯人在保留著它們的幾個世紀裡﹐卻沒有任何重大的文化和學術上的突破呢﹖為什麼阿拉伯在這方面隻能擔當一位文化傳播者﹐而非一個直接繼承者和受益人的角色呢﹖這樣對於他們不是更有利嗎﹐而現在的世界歷史也可能因此而改寫。

以上一連串的問號﹐都是一個個有趣和值得探討的問題。以上的問題其實說到核心就是一個關於文明的發生時間和地點的問題﹐如果我們相信文明或文化成果是人類的行為結果﹐還有﹐人的行為也是受人類本身的思維模式所作用的產物(如下圖)﹐那麼﹐我們就可以從人在的思維模式

之間的異同來解答以上的問題。正如本書前面所提及的﹐思維的工具就是語言和文字。這樣﹐我們就需要從西方的語言出發﹐研究一下語言如何導致西方思維模式的產生。在論述西方思維的產生方面﹐筆者將會採用有別於推導‘象化思維’ 模式的方式﹐對於‘象化思維’ 模式﹐筆者創制出‘象化符號系統’ ﹐解構了思維模式的產生和操作過程﹔但對於西方思維模式﹐筆者將從大腦的思維元素開始﹐解釋西方的思維模式。現在﹐讓我們首先從大腦處理信息的角度來看思維的操作﹐大腦的信息處理需要以下的三大元素﹕

第一﹕概念﹕一種指示信息內容的信息量。因此﹐概念的模式就是我們研究的對象﹐概念的模式就是信息量攜帶信息的方式﹐其中包含信息的內容﹐內容可以是‘象化量’ 還是‘量化量’ ﹐或‘圖像’ 等。

第二﹕邏輯﹕就是調用這些概念的方式﹐邏輯就是一套規范概念作互動關系的法則﹐這些互動關系包括相消﹑相生﹑因果等作用。

第三﹕指示‘概念’ 和‘邏輯方式’ 的表記方式﹐最基本的是在大腦本身以大腦中的信號形式記錄﹐這就是我們人類思維的內部形式﹐它通過外部世界作指示的方式就是‘語言/語音’ ﹑‘圖畫’ ﹑‘文字’ 和‘符號’ 。

以上三點就是研究思維模式的標准﹐以思維模式產生行為﹐乃至人類文明而論﹐這三大元素就是探討以上問題的‘鑰匙’ 。因此﹐我們再以下圖的方式說明一下這‘三大元素’ 。

上圖所表示的是﹐在大腦中存在著概念與邏輯方式﹐它們以‘印象’ 的形式存在﹐從而令到思維得以實現和運作﹐第三種思維元素—表記方式﹐其實也是指示方式﹐指示方式把大腦中的思維反映在口語語言和文字中﹐還可以是圖畫和符號等﹐它最大的作用是通過外部媒體表記出思維的過程和結果。因為除了語言之外﹐文字更是思維的主要工具﹐這樣以文字或符號的方式表記思維過程就顯得更加重要﹐所以通過符號或文字的方式﹐表記出大腦中在最初時以語音方式所攜帶的概念﹐從而使文字與符號有可能提供到提煉抽象概念和精化邏輯的作用。

請讀者記住和注意這三大元素﹐因為本書在分析西方思維模式時(這是人類思維的共同模式﹐對東方思維皆適用﹐對‘象化思維’ 因為可通過‘象化符號系統’ 作說理工具﹐所以不採用以上模式)﹐最重要是解答以上問題時﹐我們就可以從分析古希臘人﹑歐洲人和阿拉伯人的語言﹑文字和符號在這三大元素上的異同﹐從而明白到造成這段歷史的客觀原因。現在﹐就讓我們從古希臘說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