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元素

對於‘奇幻’小說﹐筆者在這裡隻想指出中國武俠小說中的‘奇幻元素’ ﹐這些特色可以算得上是一種具有‘象化思維’ 代表性的產物。這種‘奇幻元素’ 指的是小說人物在擁有了‘功夫’后具有的‘超能力’ ﹐這種‘超能力’表現在飛檐走壁﹑飛天遁地的輕功和威力無窮的殺傷力。這種能力隻要練習了功夫﹐就可以擁有﹐全部的能力來自作者的創作與想象﹐隻要作者肯去想象﹐故事中的角色也可以如電影《臥虎藏龍》裡的一樣﹐在竹林與水上飛來躍去﹐如同西方世界的‘超人’ 。但是‘超人’ 並非是人類而是來自外層空間的外星人﹐這樣西方的觀眾與讀者就不再用人類的常理來規限他。至於﹐中國傳統故事中的神仙﹐也是身如常人﹐但卻可以飛行於天上﹐像龍這種虛構的‘動物’ ﹐它身形像蛇﹐卻可以像鳥一樣的飛行。但是﹐西方世界中的天使要想飛的話也要加上一對翅膀才可以﹐西方的‘龍’ 形狀如恐龍﹐筆者相信是西方人在發掘出的恐龍化石后﹐根據其形態想象出來的﹐所以西方龍留下了恐龍的影子﹐但是它要飛的時候﹐小說的作者也要幫它加上一對翅膀才可以飛得起﹐不像中國的武俠要飛就飛﹐不用加任何翅膀或者飛行器具。而西方的巫師﹐他們有些要搭乘大鳥來飛﹐或者騎在有魔法的‘掃帚’ 上﹐總之是需要‘飛行器’ 的幫助才能飛行。那些如天使的角色﹐在二千年前隨基督教傳入了歐洲﹐西方人在明白到他們可以飛之后﹐也在他們身上添上了一對翅膀﹐因為西方人認為有翅膀才可以飛﹐這是西方人的‘量化思維’ 模式﹐這是他們的‘演繹邏輯’中的‘三段論’。對飛行的認知﹐西方人把對象放在會飛的鳥上﹐對‘鳥’作‘量化分解’﹐明白到翅膀提供了鳥可以飛行的功能。所以‘翅膀’就是飛行功能的‘量化量’(如下)﹐如果其它物體包括人或天使﹐他們要想飛行的話﹐也離不開一對翅膀﹐按照‘三段論’ 的邏輯就是﹕

可見﹐‘量化思維’模式也反映在西方的民間文化裡。相對於中國社會流行‘武俠小說’﹐西方社會也有‘推理小說’的流行﹐其中的經典莫過於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主角福爾摩斯最令他興奮的事情﹐就是以演繹邏輯來偵破案件﹐在他心目中演繹邏輯並非僅是推理背后的思維邏輯﹐而且也是一種如藝術一樣令人陶醉的東西。演繹邏輯作為‘量化思維’所創造的邏輯方式﹐反映在小說上和受到西方社會的喜愛是理所當然之事。除了推理小說外﹐西方也產生了‘科幻小說’ ﹐科幻小說的題材以現時的科學方法和技術為根據﹐再加上有一定科學根據的幻想﹐於是推想出更多在未來可能發生的情節而編寫成小說﹐其中的佼佼者可以‘駭客帝國(Matrix)’為代表﹐我們隻要撇開發生的可能性﹐分析其中的事實﹐我們可以看到其中包括有演繹性的邏輯理據﹐這絕對不同於武俠小說中‘奇幻元素’ 。我們看過以上的比較﹐也可以明白到東西方思維的模式也反映在民間文化的各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