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煉鋼鐵—「象化思維」 的「異想」

在一九五七年的十一月六日﹐蘇聯共黨總書記赫魯曉夫揚言﹐蘇聯將在十五年內在鋼鐵﹑石油﹑水泥和若干農產品方面超過美國。當時﹐在蘇聯作訪問的中國國家領導人被這種熱情所鼓舞﹐在受到啟發之下﹐也向應式的提出了‘十五年超過英國﹐二十年趕過美國’的目標﹐這就是‘大躍進’的開始。

這種‘大躍進’的成績表現在工業上﹐要通過什麼才能反映呢﹖那就是‘鋼鐵產量’。自英國工業革命而來﹐鋼鐵產量作為一種指針式標准反映了一個國家的工業實力。因為在高產的背后意味著那個國家對鋼鐵的需求能力﹐如果沒有高度的工業化﹐也不會大規模的建設工廠﹑生產機器和工業產品。除此﹐還需要有高度發達的鐵路運輸能力運送鋼鐵和工業原材料及產品﹐再加上強大的能源工業在背后提供以上生產需要的能源電力和火力﹐這樣一個國家的工業實力也就完全可以從鋼鐵的產量中反映出來。在工業國家的競逐歷史中﹐英國的鋼鐵產量在十九世紀的工業革命后為全球最高﹐但是到了1910年開始﹐德國的鋼鐵產量已經是英國和法國兩個老牌工業國的總和﹐成為歐洲之冠﹐但是這種情況被蘇聯在史大林當政下的‘五年計劃’時期所打破﹐蘇聯在二次大戰期間成為了歐洲產鋼冠軍。不過﹐對比美國來說﹐她在1914之后的鋼產量已成為在當時歐洲英﹑法﹑德﹑俄(沙俄)和奧匈帝國的全部總和﹐一直而來保持著世界產鋼最多的地位。表面上﹐這隻是一些在產鋼數量上的數字比較﹐其實后面就是實力的較量﹐也是強國之間有能力發動戰爭和打贏一場戰爭的基礎。

但對於鋼鐵產量這個問題﹐中國國家領導人是抱著‘象化思維’來認識的。這不僅是某一個人的想法﹐因為‘獨腳戲’唱不成﹐思維模式指導行為﹐而且這裡面還有著千千萬萬人的想法作為思維基礎﹐在‘象化思維’的國度裡才可能上演這部‘大躍進’的鬧劇。隻要你以‘象化思維’模式來思考﹐就可以達到這個相同的結論﹐所示如下﹕

所以﹐根據以上的思維模式﹐我們隻要滿足到之前的假設條件—高鋼鐵產量的標准﹐中國就可以位列工業國家﹐中國也成為工業國家的一份子。至於作為工業國家應具備的‘量化’能力﹐這就不是‘象化思維’認知的目標和方向。因為‘象化思維’是‘循象而行’的﹐作為‘象化思維’的當時人﹐隻要向著 ‘高鋼鐵產量’和‘大躍進’的‘象’而行就可以。先解釋一下‘大躍進’這個‘象化概念’﹐這也是一個空泛的口號﹐因為裡面完全沒有提到具體‘量化’的內容和事項﹐正如‘天下’和‘出人頭地’一樣﹐這往往就可以成為一個絕佳的‘象化概念’。‘大躍進’裡面指示出的隻有相對性的信息﹐表明這是一種屬性而已﹐如同‘出人頭地’和‘天下’ 一樣﹐‘象化概念’‘大躍進’展示了‘比以前的狀況作出很大程度上的超越’這樣一種的‘相對性’﹐這就讓它成為了一個完美的‘象化概念’﹐給予了‘象化思維’可以跟從的目標。對於要實現‘大躍進’的手段﹐生產出‘高鋼鐵產量’﹐‘象化思維’就必須對鋼鐵生產有所認識﹐套用一貫的‘象化思維’模式來認知﹐可示之如下﹕

‘象化思維’繞過了‘量化’的鋼鐵‘定義’﹐通過‘象化思維’的‘取象類比’﹐認識到‘煉鋼’的方法﹐最后類比了‘煉鋼’的屬性而發明出‘土法煉鋼’。‘土法煉鋼’畢竟力所能及﹐於是全國人民就可以‘大干’一場了。‘象化思維’提出了‘大躍進’這個‘象化概念’﹐又以‘象化邏輯’推演出‘高鋼鐵產量’是‘超英趕美’的法寶。作為同樣是‘象化思維’的百姓﹐在理解后也就可以朝著這些‘象化概念’前進﹐而且又自發的對‘鋼鐵生產’作出認知。通過‘取象類比’的方式﹐認識到‘土法煉鋼’就是‘鋼鐵生產’﹐一言概之就是‘以火燒鐵’﹐之后各式各樣的‘土法煉鋼’就以這種認知為基礎﹐在全國如雨后春筍般紛紛出爐。

上到國家干部﹐下至工人農民學生都卷進了這一片熱潮中﹐甚至連國父遺孀孫夫人﹐在當時是國家副主席的宋慶齡也發動了秘書﹑花王和工人等﹐在家筑起‘小高爐’土法煉鋼。於是﹐全國人民就在家家戶戶﹑各個單位和各處空地面上筑起小高爐﹐用完了筑爐的磚﹐他們就把古跡城牆來個支解挖磚﹐用完了煤作生火﹐就把山上的樹木來個砍伐或連根拔﹐至於‘煉鋼’的材料﹐就把完好的鐵產品破壞再分解﹐然后燒出‘鐵疙瘩’。既然‘煉鋼’ 的概念就是‘加熱鐵’﹐最后他們甚至連爐也不用﹐把上好的碳焦煤就放在地上燒鐵算了﹐原本可以用作煉鋼的優質煤也就這樣白白浪費掉了。

總之﹐一場鬧劇過后﹐完好的鐵器被燒成無用的廢鐵﹑樹木被砍伐干淨﹑文物被拆毀﹑水土流失淹沒了良田﹐大量的人力被浪費掉…綜觀世界人類史﹐隻有‘象化思維’作出的‘異想’才會導演出這樣的事件﹐也隻有在集體中每一個成員都同時具備相同的思維模式﹐才可能發生如此的集體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