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阴阳」 到「八卦」

在我们明白了大脑在处理汉字信息时运用到‘视觉模式’﹐ 而大脑通过‘视觉模式’ 对汉字的字形和概念作处理时﹐令到汉字概念成为了‘象化概念’ 。根据‘导论’ 的内容﹐语言文字(特别是文字) 是我们大脑思维的重要工具﹐那么除了汉字作为思维工具产生出‘象化概念’ 外﹐还有大脑需要对外部世界的‘取象’ 而造成另一种形式的‘象化概念’ ﹐这些都是‘象化思维’ 操作中‘循象而行’ 的基础。‘象化概念’ 主要透过‘视觉模式’作为接收外部信息的渠道﹐大脑也以此渠道对外部世界进行认知﹐大脑这种认识和处理信息的过程就是我们所指的思维过程。那么‘象化思维’ 又是如何开展认知工作的呢﹖要正确解答这一个问题﹐我们就必须从了解‘象化思维’ 在当初是如何认识这个世界来作为论说的起点了。

在本文的以下部份﹐为了方便笔者更好的阐述‘象化思维’的内容﹐以及方便读者可以毫无遗漏地认识‘象化思维’的思维过程﹐笔者将会引用在本书之前介诏过的‘象化符号系统’ 来说明问题。这套符号系统是笔者根据大脑对汉字的字形和概念作处理的方式总结而成﹐这将用于解释所有有关‘象化思维’ 模式的思维操作和由思维导致的行为现象。这就好像数学符号对于物理学一样﹐数学不仅可以解释我们所见的物理现象﹐还可以通过数学符号来发现更多我们未曾接触过的物理规律。因此﹐本书在解释‘象化概念’和‘象化逻辑’ 时﹐都会引用这套符号系统作为主要的说明工具﹐而文字反而降到只作补充说明的地位。

在上古文字使用之初的时代﹐我们的祖先还生活在与大自然紧密接触的环境里﹐生存的主要方式就是采集狩猎和农耕的形式。所以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他们所接触的事物也自然离不开视觉所见的动植物和自然现象。在那时﹐部份的先民已经懂得使用文字﹐以汉语和汉字作为他们主要的思维工具﹐最后就形成了‘象化思维’模式的初型。在前文﹐我们已经认识到汉字思维为视觉性的思维﹐就是说这种思维的方式就如同大脑作图像处理一样。当我们接触到一个事物时﹐‘象化思维’将会以‘取象类比’ 这种思维定势来认识这个事物﹐就是把认知对象视之为一个图像﹐然后归纳类比其中的属性﹐以这种方式获得大脑可处理的信息 ﹐并且以这部份的信息来充填‘象化概念’的内容﹐再以汉字来命名或指示这个概念 。所以汉字所指示的‘象化概念’ 中包含的信息就是一种‘属性” 信息﹐就好象大脑记忆一个‘杯’ 的图像一样﹐是以它的外形特征来记录的﹐如弯的把手和图柱形的杯身等﹐其中的信息以无数的点所编织而成﹐不为‘显意识’ 所了解。再以‘杯’ 为例﹐当有了‘杯’ 的概念后﹐又如何去确认另一只杯呢﹖这就通过‘杯’具有的特征来认识﹐至于大脑在辨认和比较了多少只‘杯’ 和有关‘杯’ 的多少种特征后﹐才最后确认另一只也是‘杯’ ﹐这个过程也不是‘显意识’ 所能了解的。因为每一只杯的大小形状和颜色不一﹐所以只能使用‘属性’ 来判断而非‘量化’的尺寸大小作为标准。

好了﹐现在就让我们再回到先民如何看待自然界事物的问题上吧。先民在看到自然万物时﹐就‘取象’于万物﹐当大脑在认识各事物的过程中﹐以‘象化思维’模式来搜罗出事物具有的属性作为概念所指示的信息﹐然后再通过类比归纳﹐最后得到在自然万物里﹐上到自然现象下至动植物﹐都有一个相对‘属性’的存在﹐这相对的‘属性’不单单是对立﹐而且还统一并存﹐互相依附﹐循环不息。于是﹐先民就总结出‘阴’ 与‘阳’ 这两个概念﹐并以‘阴’ ‘阳’ 两字命名﹐取两字的原意﹐阳为‘高明’ ﹐阴为‘低暗’ 的意思﹐表示两种属性的相对性。如下是‘象化符号系统’ 的操作说明﹕

我们可见先民在认识大自然的过程中﹐‘取象’于自然各种事物﹐然后类比归纳出‘阴’ ‘阳’ 这两个概念。 ‘阴阳’这两概念因为其包罗万有, 也就是从天下万物的属性中提炼而来, 所以就自然而成为了认知新事物的现有的‘象化概念’, 然后再以‘阴阳’作为现有的‘象化概念’ 对本身作出认知﹐如下﹕

这样我们可以想象到﹐只要把这种认知模式不断的循环操作下去﹐以‘阴阳’作为现有的‘象化概念’, 对‘四象’再作 ‘类比’认知, 我们就可以从‘四象’ 得到‘八卦’(如下图)﹐然后再以‘八卦’ 认知‘八卦’的本身而得到整个的‘六十四卦’ 系统﹐这也就是‘六十四卦’的生成过程。

所以, 在《易传. 繋辞上》中曰: “是故刚柔相摩, 八卦相荡”, 又在邵雍的《观物外篇下》中提到: “阴阳分而生两仪, 两仪交而分四象, 四象交而生八卦, 八卦交而生万物”。由此可见, 其中提及到的 ‘摩’与 ‘交’等互动方式, 正好由以上‘象化符号系统’中的类比操作所能完好的类比出来。再者, 在《观物外篇下》中提出了 ‘两仪交而分四象’这种‘分’的方式, 这样可以更形象的说明了, ‘四象’ ‘八卦’的生成来自细分或者是 类分的过程, 这是从 ‘阴阳’两大属性中, 再细化分列出来的属性, 这正如上图所示, ‘两仪’ ‘四象’与 ‘八卦’都是一个层层嵌套的‘象化概念’ 。因为这些 ‘象化概念’由分而产生, 于是在八卦卦爻的排列上必然的体现了这种 ‘递属性’的关系, 由最底层开始表示 ‘两仪’ ‘四象’与 ‘八卦’等。在与 ‘二进制’ 记数的比较来看, 前者以符号所指示的是 ‘属性’, 即 ‘象化概念’, 表示的方式是由外向内的分割, 但后者则以符号表记数量, 随着指示数量的增多而向外发展, 所以可见 ‘八卦’符号与西方二进制表记法只是图具外形的相似, 它们的确是两种表记不同概念及各有不同用法的完全回异的系统。还有, 西方二进制其实是数量表记法的一种, 只有对数量关系作出全面认知, 这就是找出一条可以转换所有进位制的通用公式, 只有达到这种程度才能算是在数理认知上的进步和对数学的贡献, 在这一点上, 只有西方人做到了。

提到八卦符号, 我们不得不提到另一个具有同样代表性的符号, 这就是 ‘太极图’ 。其实太极图的创制正是 ‘象化思维’对六十四卦的认知结果, 最后通过以图立 ‘象’的方式表达出来, 这是最符合‘象化思维’模式不过的。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太极图的生成过程吧, 除以上的南宋洪紫薇《六十四卦生自两仪图》, 在宋朝时期也出现过如下的图样:

这就是宋张行成《翼元》巻一中的《易先天图》,在图中的正是太极图的原型, 而这个居中的‘太极图’正是‘象化思维’模式对外围那个六十四卦排列图的认知结论, 其中的思维操作可示之如下:

如果我们对《六十四卦生自两仪图》进行同样的 ‘取象’认知的话, ‘象化思维’也会认为, 除 了在‘阴阳’的对称性外, 以上的太极图同样具备了《六十四卦生自两仪图》的基本属性, 如下:

由以上对 ‘阴阳’生 ‘六十四卦’的认知过程中, 我们可以发现 ‘象化思维’对新事物的认知模式, 这就是 ‘取象类比’ 认知的对象﹐然后把认知的结论建立为现有的 ‘象化概念’, 对于新的认知对象可进行再‘取象’﹐然后以现有的‘象化概念’ 对认知对象作‘类比’ ﹐这就是‘循象而行’ 的过程﹐最后把新的‘象化概念’ 再归入到相关的现有的‘象化概念’内。只要我们明白‘象化思维’ 模式的核心是‘视觉模式’ ﹐而在视觉认知的过程中﹐大脑就是把认识后储存在记忆中的图像来认知眼前的对象﹐例如把记忆中的‘香蕉’ 与眼前的物体作外形特征上的比较﹐如果两者的属性吻合后﹐大脑就会确认眼前的物体也是‘香蕉’ ﹐这就是视觉模式的认知过程﹐如下﹕

除此之外﹐我们也可以发现汉字的信息处理机制通过如下的方式来处理所见的汉字﹐处理的过程也就是对所见汉字的认知过程﹐由此可以发现汉字的认知模式与‘象化思维’ 的认知模式两者间的一致性﹐这说明到汉字不仅调用到视觉信息的处理模式﹐而且更把这种模式升华为‘象化思维’ 的认知模式, 如下:

可见﹐‘象化思维’对外部世界的认知过程与视觉模式和汉字的认知模式完全一致﹐它们都以现有的或在记忆中的信息为基础﹐通过类比属性的方式来认知新接触的信息﹐此为认知对象。因此﹐‘象化思维’ 的认知模式就是形成自大脑这种‘视觉模式’ 和辨认汉字字形的模式。汉字字形的信息处理不仅调用到视觉信息处理机制﹐而且还把它完全巩固为一种思维定势﹐再加上汉字字形的作用主要在于指示概念而非图像﹐所以最后也把单纯的视觉信息处理模式引向了处理概念信息的方向﹐令概念变得图像化而成为‘象化概念’﹐这令到‘象化思维’ 的认知模式能够从最初视觉模式的认知图像或字形进而发展成为认知概念。

‘象化思维’模式也就是以现有的记忆(‘象化概念’ ) 来认知对象﹐然后再归纳属性作为结论﹐总结为四字就是‘取象类比﹐循象而行’。因为‘象化思维’的认知过程是以‘象化概念’为核心﹐也就是大脑所关注的是属性信息﹐而不是其中的‘量化’信息。所以﹐在几个重要的‘象化概念’产生后﹐对新事物的认知和探求过程就往往只限于‘入象’ 的过程﹐就是把新的‘象化概念’归入到某一个旧‘象化概念’ 中的过程﹐或是以某个旧‘象化概念’ 来指示认知对象中的特征属性。正如‘阴阳’定形后﹐就是以现有的‘象化属性/概念’ 来认知新事物﹐但这种过程没有发掘出事物中真正的‘量化’本质﹐如物质结构。下图对‘象化思维’对新事物的认知过程作一个普遍性的总结﹐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过程与视觉认知的形式和汉字字形的辨认过程在操作模式上是完全一致的﹕

上图表示了‘象化思维’的认知﹐从现有的‘象化概念’ 开始﹐而每一个汉字都是一个‘象化概念’ 。可见﹐这种‘象化概念’ 的数量就基本上等于汉字的总数﹐但是有时候两个或以上的汉字也可以组成一个‘象化概念’ ﹐例如是‘君子’ 就有别与‘君主’ 这个概念。总的来说﹐汉字命名‘象化概念’ 的可用空间很大﹐不过﹐常用作为认知事物的‘象化概念’还是有限的﹐例如‘阴阳五行’的概念就是最为常见的‘象化概念’。

先民在认识万物的过程中﹐同时又特别注意到自然现象的变化﹐如天﹐地﹐雷﹐风﹐水﹐火﹐山和泽这八种现象和事物。这八种的自然现象和自然界之物对于先民来说﹐可以说是朝夕相见﹐而且它们是八种变化的复杂事物﹐存在着先民不可知的神秘性﹐但同时也是先民很想认知的外界事物﹐它们也可以说是构成外部世界的重要元素。因此﹐‘象化思维’的先民就首先以‘取象类比’的方式﹐对此八种自然事物作‘取象’﹐再以已知的‘阴’ ‘阳’ ‘象化概念’来认知它们﹐以下是认知的结论﹕

天与地相对﹐因此分属‘阳阴’。

至于其它的六个元素根据其属性也有其中的相对性(‘虚线’连结表示属性上的‘相对性’)﹐如下﹕

‘山泽’﹐ ‘火水’﹐ ‘雷风’这三组的概念如同‘天地’一样具有相对性﹐因此可以用‘阴阳’的‘象化概念’ 来概括。除了相对之外﹐如果把这八个‘象化概念’进行互相之间的类比﹐也可以发现它们可按共同的属性而分为四组﹐如下﹕

以上推演的‘八卦’次序为‘伏羲八卦’﹐至于后期的‘文王八卦’的推演就以‘父母’的‘阴阳’ 属性作为依据﹐如下﹕

由‘阴阳八卦’作为原始‘象化概念’﹐再用父母子女作为认知对象﹐不仅可认知到父母男女的八种‘阴阳’属性﹐同时从‘阴阳’ 属性的程度和长幼顺序又给予八卦以新的排列次序﹐这就是‘象化思维’ 以‘属性’ 为核心的认知模式。

这八卦的‘象化概念’衍生自‘阴’ ‘阳’ 的组合﹐可以说是属于一种复合的‘象化概念’。笔者引用以下的符号来表示这种从另一个的‘象化概念’系列组合而成的新概念。借用数学的函数概念﹐y=f(x)表示y是由x组成的函数﹐所以﹕
f(干﹐坤﹐震﹐巽﹐坎﹐离﹐艮﹐兑)= f(阴﹐阳) ﹐
简化为﹕f(八卦)= f(阴﹐阳)

先民再以这些新的‘象化概念’为基础去重演一遍‘象化思维’ 对新事物的认识过程﹐例如上面的例子对伦常关系的认识﹐父为‘天’ 即是‘干’ ﹐母为‘地’ 即是‘坤’ ﹐子女是父母所生﹐因此按顺序把长男﹐长女﹐中男﹐中女﹐少男和少女分配到剩余的六个卦象中。
用‘象化’函数可表示为﹕
伦常={父﹐母﹐长男 ﹐长女﹐中男﹐中女﹐少男﹐少女}= f(八卦)= f(阴﹐阳)
除此﹐动物和人的器官也可以用‘八卦’卦象的‘属性’ 来指示﹐如下表﹕

长男长女中男中女少男少女

‘八卦’的两两重迭可再生出六十四卦﹐也就是以八卦为现有的‘象化概化’ 对八卦本身再作类比认知﹐最后得到六十四卦(8×8=64)。这样就使到八卦的指示性大大增加了﹐令八卦系统变得更加复杂﹐于是以八卦为重要参数的‘象化推演(逻辑) ’ 就成为了可能﹐为后来‘玄学’的出现铺平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