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陰陽」 到「八卦」

在我們明白了大腦在處理漢字信息時運用到‘視覺模式’﹐ 而大腦通過‘視覺模式’ 對漢字的字形和概念作處理時﹐令到漢字概念成為了‘象化概念’ 。根據‘導論’ 的內容﹐語言文字(特別是文字) 是我們大腦思維的重要工具﹐那麼除了漢字作為思維工具產生出‘象化概念’ 外﹐還有大腦需要對外部世界的‘取象’ 而造成另一種形式的‘象化概念’ ﹐這些都是‘象化思維’ 操作中‘循象而行’ 的基礎。‘象化概念’ 主要透過‘視覺模式’作為接收外部信息的渠道﹐大腦也以此渠道對外部世界進行認知﹐大腦這種認識和處理信息的過程就是我們所指的思維過程。那麼‘象化思維’ 又是如何開展認知工作的呢﹖要正確解答這一個問題﹐我們就必須從了解‘象化思維’ 在當初是如何認識這個世界來作為論說的起點了。

在本文的以下部份﹐為了方便筆者更好的闡述‘象化思維’的內容﹐以及方便讀者可以毫無遺漏地認識‘象化思維’的思維過程﹐筆者將會引用在本書之前介詔過的‘象化符號系統’ 來說明問題。這套符號系統是筆者根據大腦對漢字的字形和概念作處理的方式總結而成﹐這將用於解釋所有有關‘象化思維’ 模式的思維操作和由思維導致的行為現象。這就好像數學符號對於物理學一樣﹐數學不僅可以解釋我們所見的物理現象﹐還可以通過數學符號來發現更多我們未曾接觸過的物理規律。因此﹐本書在解釋‘象化概念’和‘象化邏輯’ 時﹐都會引用這套符號系統作為主要的說明工具﹐而文字反而降到隻作補充說明的地位。

在上古文字使用之初的時代﹐我們的祖先還生活在與大自然緊密接觸的環境裡﹐生存的主要方式就是採集狩獵和農耕的形式。所以在大自然的懷抱中﹐他們所接觸的事物也自然離不開視覺所見的動植物和自然現象。在那時﹐部份的先民已經懂得使用文字﹐以漢語和漢字作為他們主要的思維工具﹐最后就形成了‘象化思維’模式的初型。在前文﹐我們已經認識到漢字思維為視覺性的思維﹐就是說這種思維的方式就如同大腦作圖像處理一樣。當我們接觸到一個事物時﹐‘象化思維’將會以‘取象類比’ 這種思維定勢來認識這個事物﹐就是把認知對象視之為一個圖像﹐然后歸納類比其中的屬性﹐以這種方式獲得大腦可處理的信息 ﹐並且以這部份的信息來充填‘象化概念’的內容﹐再以漢字來命名或指示這個概念 。所以漢字所指示的‘象化概念’ 中包含的信息就是一種‘屬性” 信息﹐就好象大腦記憶一個‘杯’ 的圖像一樣﹐是以它的外形特征來記錄的﹐如彎的把手和圖柱形的杯身等﹐其中的信息以無數的點所編織而成﹐不為‘顯意識’ 所了解。再以‘杯’ 為例﹐當有了‘杯’ 的概念后﹐又如何去確認另一隻杯呢﹖這就通過‘杯’具有的特征來認識﹐至於大腦在辨認和比較了多少隻‘杯’ 和有關‘杯’ 的多少種特征后﹐才最后確認另一隻也是‘杯’ ﹐這個過程也不是‘顯意識’ 所能了解的。因為每一隻杯的大小形狀和顏色不一﹐所以隻能使用‘屬性’ 來判斷而非‘量化’的尺寸大小作為標准。

好了﹐現在就讓我們再回到先民如何看待自然界事物的問題上吧。先民在看到自然萬物時﹐就‘取象’於萬物﹐當大腦在認識各事物的過程中﹐以‘象化思維’模式來搜羅出事物具有的屬性作為概念所指示的信息﹐然后再通過類比歸納﹐最后得到在自然萬物裡﹐上到自然現象下至動植物﹐都有一個相對‘屬性’的存在﹐這相對的‘屬性’不單單是對立﹐而且還統一並存﹐互相依附﹐循環不息。於是﹐先民就總結出‘陰’ 與‘陽’ 這兩個概念﹐並以‘陰’ ‘陽’ 兩字命名﹐取兩字的原意﹐陽為‘高明’ ﹐陰為‘低暗’ 的意思﹐表示兩種屬性的相對性。如下是‘象化符號系統’ 的操作說明﹕

我們可見先民在認識大自然的過程中﹐‘取象’於自然各種事物﹐然后類比歸納出‘陰’ ‘陽’ 這兩個概念。 ‘陰陽’這兩概念因為其包羅萬有, 也就是從天下萬物的屬性中提煉而來, 所以就自然而成為了認知新事物的現有的‘象化概念’, 然后再以‘陰陽’作為現有的‘象化概念’ 對本身作出認知﹐如下﹕

這樣我們可以想象到﹐隻要把這種認知模式不斷的循環操作下去﹐以‘陰陽’作為現有的‘象化概念’, 對‘四象’再作 ‘類比’認知, 我們就可以從‘四象’ 得到‘八卦’(如下圖)﹐然后再以‘八卦’ 認知‘八卦’的本身而得到整個的‘六十四卦’ 系統﹐這也就是‘六十四卦’的生成過程。

所以, 在《易傳. 繋辭上》中曰: “是故剛柔相摩, 八卦相蕩”, 又在邵雍的《觀物外篇下》中提到: “陰陽分而生兩儀, 兩儀交而分四象, 四象交而生八卦, 八卦交而生萬物”。由此可見, 其中提及到的 ‘摩’與 ‘交’等互動方式, 正好由以上‘象化符號系統’中的類比操作所能完好的類比出來。再者, 在《觀物外篇下》中提出了 ‘兩儀交而分四象’這種‘分’的方式, 這樣可以更形象的說明了, ‘四象’ ‘八卦’的生成來自細分或者是 類分的過程, 這是從 ‘陰陽’兩大屬性中, 再細化分列出來的屬性, 這正如上圖所示, ‘兩儀’ ‘四象’與 ‘八卦’都是一個層層嵌套的‘象化概念’ 。因為這些 ‘象化概念’由分而產生, 於是在八卦卦爻的排列上必然的體現了這種 ‘遞屬性’的關系, 由最底層開始表示 ‘兩儀’ ‘四象’與 ‘八卦’等。在與 ‘二進制’ 記數的比較來看, 前者以符號所指示的是 ‘屬性’, 即 ‘象化概念’, 表示的方式是由外向內的分割, 但后者則以符號表記數量, 隨著指示數量的增多而向外發展, 所以可見 ‘八卦’符號與西方二進制表記法隻是圖具外形的相似, 它們的確是兩種表記不同概念及各有不同用法的完全回異的系統。還有, 西方二進制其實是數量表記法的一種, 隻有對數量關系作出全面認知, 這就是找出一條可以轉換所有進位制的通用公式, 隻有達到這種程度才能算是在數理認知上的進步和對數學的貢獻, 在這一點上, 隻有西方人做到了。

提到八卦符號, 我們不得不提到另一個具有同樣代表性的符號, 這就是 ‘太極圖’ 。其實太極圖的創制正是 ‘象化思維’對六十四卦的認知結果, 最后通過以圖立 ‘象’的方式表達出來, 這是最符合‘象化思維’模式不過的。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看一下太極圖的生成過程吧, 除以上的南宋洪紫薇《六十四卦生自兩儀圖》, 在宋朝時期也出現過如下的圖樣:

這就是宋張行成《翼元》巻一中的《易先天圖》,在圖中的正是太極圖的原型, 而這個居中的‘太極圖’正是‘象化思維’模式對外圍那個六十四卦排列圖的認知結論, 其中的思維操作可示之如下:

如果我們對《六十四卦生自兩儀圖》進行同樣的 ‘取象’認知的話, ‘象化思維’也會認為, 除 了在‘陰陽’的對稱性外, 以上的太極圖同樣具備了《六十四卦生自兩儀圖》的基本屬性, 如下:

由以上對 ‘陰陽’生 ‘六十四卦’的認知過程中, 我們可以發現 ‘象化思維’對新事物的認知模式, 這就是 ‘取象類比’ 認知的對象﹐然后把認知的結論建立為現有的 ‘象化概念’, 對於新的認知對象可進行再‘取象’﹐然后以現有的‘象化概念’ 對認知對象作‘類比’ ﹐這就是‘循象而行’ 的過程﹐最后把新的‘象化概念’ 再歸入到相關的現有的‘象化概念’內。隻要我們明白‘象化思維’ 模式的核心是‘視覺模式’ ﹐而在視覺認知的過程中﹐大腦就是把認識后儲存在記憶中的圖像來認知眼前的對象﹐例如把記憶中的‘香蕉’ 與眼前的物體作外形特征上的比較﹐如果兩者的屬性吻合后﹐大腦就會確認眼前的物體也是‘香蕉’ ﹐這就是視覺模式的認知過程﹐如下﹕

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發現漢字的信息處理機制通過如下的方式來處理所見的漢字﹐處理的過程也就是對所見漢字的認知過程﹐由此可以發現漢字的認知模式與‘象化思維’ 的認知模式兩者間的一致性﹐這說明到漢字不僅調用到視覺信息的處理模式﹐而且更把這種模式升華為‘象化思維’ 的認知模式, 如下:

可見﹐‘象化思維’對外部世界的認知過程與視覺模式和漢字的認知模式完全一致﹐它們都以現有的或在記憶中的信息為基礎﹐通過類比屬性的方式來認知新接觸的信息﹐此為認知對象。因此﹐‘象化思維’ 的認知模式就是形成自大腦這種‘視覺模式’ 和辨認漢字字形的模式。漢字字形的信息處理不僅調用到視覺信息處理機制﹐而且還把它完全鞏固為一種思維定勢﹐再加上漢字字形的作用主要在於指示概念而非圖像﹐所以最后也把單純的視覺信息處理模式引向了處理概念信息的方向﹐令概念變得圖像化而成為‘象化概念’﹐這令到‘象化思維’ 的認知模式能夠從最初視覺模式的認知圖像或字形進而發展成為認知概念。

‘象化思維’模式也就是以現有的記憶(‘象化概念’ ) 來認知對象﹐然后再歸納屬性作為結論﹐總結為四字就是‘取象類比﹐循象而行’。因為‘象化思維’的認知過程是以‘象化概念’為核心﹐也就是大腦所關注的是屬性信息﹐而不是其中的‘量化’信息。所以﹐在幾個重要的‘象化概念’產生后﹐對新事物的認知和探求過程就往往隻限於‘入象’ 的過程﹐就是把新的‘象化概念’歸入到某一個舊‘象化概念’ 中的過程﹐或是以某個舊‘象化概念’ 來指示認知對象中的特征屬性。正如‘陰陽’定形后﹐就是以現有的‘象化屬性/概念’ 來認知新事物﹐但這種過程沒有發掘出事物中真正的‘量化’本質﹐如物質結構。下圖對‘象化思維’對新事物的認知過程作一個普遍性的總結﹐從中我們可以看到這個過程與視覺認知的形式和漢字字形的辨認過程在操作模式上是完全一致的﹕

上圖表示了‘象化思維’的認知﹐從現有的‘象化概念’ 開始﹐而每一個漢字都是一個‘象化概念’ 。可見﹐這種‘象化概念’ 的數量就基本上等於漢字的總數﹐但是有時候兩個或以上的漢字也可以組成一個‘象化概念’ ﹐例如是‘君子’ 就有別與‘君主’ 這個概念。總的來說﹐漢字命名‘象化概念’ 的可用空間很大﹐不過﹐常用作為認知事物的‘象化概念’還是有限的﹐例如‘陰陽五行’的概念就是最為常見的‘象化概念’。

先民在認識萬物的過程中﹐同時又特別注意到自然現象的變化﹐如天﹐地﹐雷﹐風﹐水﹐火﹐山和澤這八種現象和事物。這八種的自然現象和自然界之物對於先民來說﹐可以說是朝夕相見﹐而且它們是八種變化的復雜事物﹐存在著先民不可知的神秘性﹐但同時也是先民很想認知的外界事物﹐它們也可以說是構成外部世界的重要元素。因此﹐‘象化思維’的先民就首先以‘取象類比’的方式﹐對此八種自然事物作‘取象’﹐再以已知的‘陰’ ‘陽’ ‘象化概念’來認知它們﹐以下是認知的結論﹕

天與地相對﹐因此分屬‘陽陰’。

至於其它的六個元素根據其屬性也有其中的相對性(‘虛線’連結表示屬性上的‘相對性’)﹐如下﹕

‘山澤’﹐ ‘火水’﹐ ‘雷風’這三組的概念如同‘天地’一樣具有相對性﹐因此可以用‘陰陽’的‘象化概念’ 來概括。除了相對之外﹐如果把這八個‘象化概念’進行互相之間的類比﹐也可以發現它們可按共同的屬性而分為四組﹐如下﹕

以上推演的‘八卦’次序為‘伏羲八卦’﹐至於后期的‘文王八卦’的推演就以‘父母’的‘陰陽’ 屬性作為依據﹐如下﹕

由‘陰陽八卦’作為原始‘象化概念’﹐再用父母子女作為認知對象﹐不僅可認知到父母男女的八種‘陰陽’屬性﹐同時從‘陰陽’ 屬性的程度和長幼順序又給予八卦以新的排列次序﹐這就是‘象化思維’ 以‘屬性’ 為核心的認知模式。

這八卦的‘象化概念’衍生自‘陰’ ‘陽’ 的組合﹐可以說是屬於一種復合的‘象化概念’。筆者引用以下的符號來表示這種從另一個的‘象化概念’系列組合而成的新概念。借用數學的函數概念﹐y=f(x)表示y是由x組成的函數﹐所以﹕
f(干﹐坤﹐震﹐巽﹐坎﹐離﹐艮﹐兌)= f(陰﹐陽) ﹐
簡化為﹕f(八卦)= f(陰﹐陽)

先民再以這些新的‘象化概念’為基礎去重演一遍‘象化思維’ 對新事物的認識過程﹐例如上面的例子對倫常關系的認識﹐父為‘天’ 即是‘干’ ﹐母為‘地’ 即是‘坤’ ﹐子女是父母所生﹐因此按順序把長男﹐長女﹐中男﹐中女﹐少男和少女分配到剩余的六個卦象中。
用‘象化’函數可表示為﹕
倫常={父﹐母﹐長男 ﹐長女﹐中男﹐中女﹐少男﹐少女}= f(八卦)= f(陰﹐陽)
除此﹐動物和人的器官也可以用‘八卦’卦象的‘屬性’ 來指示﹐如下表﹕

長男長女中男中女少男少女

‘八卦’的兩兩重迭可再生出六十四卦﹐也就是以八卦為現有的‘象化概化’ 對八卦本身再作類比認知﹐最后得到六十四卦(8×8=64)。這樣就使到八卦的指示性大大增加了﹐令八卦系統變得更加復雜﹐於是以八卦為重要參數的‘象化推演(邏輯) ’ 就成為了可能﹐為后來‘玄學’的出現鋪平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