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 崇拜

以上所提的是先民對自然和人的認知﹐甚至對動物也離不開以‘象化思維’ 進行認知的過程 。我們就以‘龜’ 這種動物作為例子來了解一下吧﹐因為東方人對‘龜’ 這種動物有一種特別的感情﹐這並不是建立在‘寵物性’ 上的﹐而是通過‘象化’認知后的結果。如下﹕

另外﹐因為龜的壽命特別長﹐這可見龜這種動物的與眾不同﹐所以先民就視之為‘神物’。‘象化思維’ 所接受的信息往往隻是‘屬性’信息﹐也就是事物的特征﹐而整個的思維過程完全建立在‘象化概念’ 上﹐對認知對象的‘取象’﹐還有從現有的‘象化概念’ 中開始作認知﹐然后通過‘互屬性’ ﹑‘包容/遞進性’ 等‘象化邏輯’ 來推演出認知的結果﹐這就是‘象化思維’ 的認知模式。在這個例子中﹐我們看到‘龜’ 本來隻是一種動物﹐具有血肉的外形﹐但是在‘象化思維’ ‘循象而行’的思維操作下﹐‘龜’ 被‘象化思維’ 在‘取象’ 后﹐被理解成為一個隻是指示外形‘屬性’ 的‘象化概念’ 。‘象化思維’ 的這種思維模式﹐在后來認知‘人’ 與‘動物(禽) ’ 的分別上﹐也同樣從兩者的‘屬性’ 上理解之間的差異﹐這就是以‘道德’ 作為‘象化概念’ 的‘人禽之辨’ (請參考專章)﹐這種思維模式與現在‘龜’崇拜的例子﹐在背后的思維方式上同出一截﹐因為這都是‘象化思維’模式的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