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計》與《孫子兵法》

在以下來的部份中﹐筆者想以古代兵法中的集大成之作《三十六計》﹐對‘象化思維’ 的‘杠杆作用’ 作具體的說明。《三十六計》此書的作者為何人﹐在何時所作﹐已無從稽考﹐不過書中的主要內容都來自傳統的軍事案例﹐相信作者搜集並總結了歷代的軍事計謀而著成此書

《三十六計》中分為六個大類﹐分別是六套計謀﹐而每套則有六條計策﹐裡面使用的‘計名’﹐包括了軍事方面的術語如‘聲東擊西’ ﹑‘以逸代勞’ ﹐歷史的軍事典故﹐如‘圍魏救趙’ ﹐還有漢語的‘成語’﹐如‘指槡罵槐’ 等。雖然﹐這《三十六計》 的取名方式方法不一﹐但是從名稱的形式看﹐卻是一個典型的四字成語﹐除了最后六條的‘敗戰計’ 在名稱上隻有三個漢字﹐而且實際與其計謀內容有關的隻有頭兩個漢字﹐而第三個漢字都是‘計’ 字(除了‘走為上’) 。不過總的來說﹐《三十六計》的計名都可以顧名而思義﹐運用到‘象化思維’ 操作中的‘杠杆作用’ ﹐在不需要完全讀透計中所指的軍事案例和說明文字的情況下﹐隻要憑熟記的‘計名’ 就可以啟動‘象化思維’ 操作來活用計策。可能很多讀者都沒有真正讀過《三十六計》的原著﹐其實此原著除了講解計策中的軍事案例外﹐還引用‘八卦’的卦象卦辭對各個計策在‘陰陽﹑奇正﹑虛實’ 等方面作分析(其實這也是‘象化思維’ 的典型認知模式﹐以現有的‘象化概念’ —‘八卦陰陽’對認知對象‘三十六計’ 作分析﹐這如同以‘八卦’ 對‘君子’ 概念作分析一樣﹐這也是通過‘象化三段論’ 找到了‘三十六計’ 的理論根據—陰陽八卦﹐也如同《易》中以‘八卦’ 作‘君子’理論的理論依據一樣。) ﹐其中的遣詞用字也十分的艱澀難懂。不過﹐《三十六計》 中的計策內容已經成為了我們日常語言中的一部份﹐我們平時在交談中也會引用到《三十六計》 中的某條計策﹐讀書看戲時﹐也可以接觸到裡面的角色也在運用《三十六計》的計名。總的來說﹐《三十六計》 已經是家喻戶曉的故事﹐也是我們在生活中不時活用的工具。如果問到為什麼《三十六計》 計能達到這樣空前的受歡迎程度﹐跨越時代而不見衰減﹖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三十六計》是‘象化思維’ 的產物﹐這《三十六計》 由‘象化思維’ 總結而成﹐也為‘象化思維’ 的應用而設計﹐其中需要‘象化思維’ 的思維操作﹐也需要運用到‘象化思維’ 的‘杠杆作用’ 。首先﹐讓我們來看一下何謂的‘三十六計’ 吧。

第一套 勝戰計
第一計瞞天過海第二計圍魏救趙
第三計借刀殺人第四計以逸待勞
第五計趁火打劫第六計聲東擊西
第二套 敵戰計
第七計無中生有第八計暗渡陳倉
第九計隔岸觀火第十計笑裡藏刀
第十一計李代桃僵第十二計順手牽羊
第三套 攻戰計
第十三計打草驚蛇第十四計借尸還魂
第十五計調虎離山第十六計欲擒故縱
第十七計拋磚引玉第十八計擒賊擒王
第四套 混戰計
第一套 勝戰計
第十九計釜底抽薪第二十計混水摸魚
第二十一計金蟬脫殼第二十二計關門捉賊
第二十三計遠交近攻第二十四計假道代虢
第五套 並戰計
第二十五計偷梁換柱第二十六計指槡罵槐
第二十七計假痴不癲第二十八計上屋抽梯
第二十九計樹上開花第三十計反客為主
第六套 敗戰計 /th>
第三十一計美人計第三十二計空城計
第三十三計反間計第三十四計苦肉計
第三十五計連環計第三十六計走為上

在這‘三十六計’ 中一共有三十六條計策﹐以計名的漢字數量而論﹐一共隻有138個﹐其中前面的‘三十計’都是標准的四字成語形式﹐隻有后六計是兩個一組的漢字詞再加一個‘計’字的形式。就以計名的語意而言﹐裡面部份是一些與生活中‘衣食住行’相關的內容﹐其中不乏有家居﹑田園這些可從生活經驗直接理解的概念﹐有時也引用一些大家熟知的歷史典故﹐基本上作為一個有一定生活經驗的普通百姓﹐也能夠理解到計名所表達的意思﹐試問誰不懂如何理解‘上屋抽梯’ 這樣生活化的情況呢﹖再者﹐計名都是一些標准的‘成語’ ﹐既方便記憶單個的計名﹐也可以把所有計名都記憶下來﹐最多也不過一百三十多個字而己。當‘象化思維’理解過計名之后﹐在完全沒有接觸過有關的軍事案例的情況下﹐也可以通過‘類比’ 的方式﹐把其中的計策套用到實際生活的情況中﹐隻要你用得越多﹐類比能力越強的話﹐這‘三十六計’ 也就越能活用到家。以下﹐筆者對其中一些‘三十六計’ 的計名以‘取象類比’ 的方式﹐分析一下其中蘊含的‘象化信息’ 和‘象化邏輯’ 關系﹐而且筆者還會引用‘虛實’ ‘強弱’ 的‘象化屬性’ 來分析其中的內涵。

瞞天過海﹕

借刀殺人﹕

趁火打劫﹕

笑裡藏刀﹕

金蟬脫売﹕

聲東擊西﹕

李代桃僵﹕

拋磚引玉﹕

看過以上‘計名’中包含的‘象化信息’ 后﹐我們發現隻要通過類比操作﹐這些以‘四字成語’ 為形式的計名﹐其實內裡蘊含著豐富的信息﹐隻要類比越多﹐接觸的人生經驗或案例越多的話﹐在這計名上已經足夠做出一篇文章了﹐這有點像是寫八股文吧﹐從‘題目’經反復類比后﹐做出通篇的八股文章。相關的信息量盡管再多﹐但是在大腦中隻要記憶著這四個漢字組成的‘音節’ 即可﹐之后就可以在必要時發揮‘杠杆作用’。現在﹐筆者想以‘借刀殺人’ 和‘金蟬脫殼’ 為例﹐說明一下‘象化思維’可以怎樣通過‘取象類比’ 的思維操作﹐把所知的‘三十六計’套用到現實生活中來。

在三國時代﹐曹操在赤壁被劉備與孫權打敗﹐而關羽又鎮守著荊州威肋到曹操的國都﹐曹操方面看出孫權與關羽之間存在暗中的矛盾﹐所以向孫權承諾在打敗關羽后﹐荊州可以讓其佔有。於是曹操就不費一兵一卒之力﹐以‘借刀殺人’ 的方式﹐借孫權之力把關羽鏟除掉了。作為‘象化思維’﹐當遇到這種問題的時候﹐‘象化思維’ 會首先‘取象’大腦中儲存的‘計策’ 庫作為現有的‘象化概念’﹐再‘取象’需要解決的問題和實際情況作為認知對象﹐然后類比出其中相近的‘計策’ ﹐在這個個案中為‘借刀殺人’。在決定以‘借刀殺人’為結論的同時﹐實際情況中的各個因素都已經類比進‘借刀殺人’ 的‘象化概念’ 裡﹐最后隻要具體實施就可以,如下﹕

在宋代﹐宋將在與金兵交手打了場勝仗后﹐金兵得到了增援並准備與宋兵決戰﹐但是宋軍所剩人馬隻有幾千﹐已無力再與金兵開戰﹐所以宋將畢再遇准備在保存實力的情況下撤兵﹐但是如果隻是貿然撤兵的話﹐金兵一定追上來消滅宋軍。所以﹐畢再遇就要想出一條萬全的退兵之策。宋軍於是在退兵之前幾天內﹐天天打鼓佯裝使用‘疲兵之計’ 令金兵不得安寧﹐於是在最后一天﹐把數十隻羊倒吊起來﹐讓羊腿代人打鼓﹐這樣宋軍就在鼓聲的掩護下安全撤退了。因為使用的模式與上例的一樣﹐所以﹐以下的說明就較為簡化一些﹐如下﹕

‘象化思維’ 除了可以套用已經包裝好的‘三十六計’ 之外﹐‘三十六計’ 經此包裝﹐已經成為了計策的‘公式’ 。除此﹐還可以直接引用‘虛實’ 之道的方法﹐以‘虛實’ 為‘象化概念’ 對實際情況作認知﹐然后套用‘避實擊虛’ ﹑‘虛則實之’ ﹑‘實則虛之’ 的‘虛實之道’ ﹐以這些‘公式’把問題解決。在這裡的‘虛實’ 二‘象’﹐也包括了‘虛’ 中的‘奇’ ﹑‘反’ ﹑‘弱’ 和‘實’ 中的‘正’ 和’ 強’ 等﹐‘虛實’ 屬性是一個對所有事物的總結性形式。同樣道理﹐隻要明白‘虛實’ 的互動關系 ﹐然后就可以像‘三十六計’ 一樣以‘杠杆作用’ 把‘虛實之道’ 應用到生活上﹐其實‘三十六計’ 也存在著‘虛實之道’ 。因為﹐原著的《三十六計》在每一計后都通過‘八卦卦象’ 的‘陰陽性’ 來解釋‘三十六計’ 的‘虛實’屬性 ﹐不過﹐‘虛實陰陽’ 的概念對比‘三十六計’ 以生活事例或成語作‘計名’的方式﹐對一般人來說較難於理解﹐所以還是以生活成語為計名﹐再作類比應用的做法比較有效。現在﹐筆者以‘圍魏救趙’ 為個案﹐試說明一下以‘虛實之道’ 作類比的方式﹐所能提供的‘杠杆作用’ ﹕

可見隻要把問題中的對象以‘虛實’ 屬性作類比后﹐就可以根據‘虛實’ 屬性間的互動關系來分析問題﹐決定出解決問題的方案﹐這種互動關系如‘以實擊虛’ 或‘避實擊虛’ 就如同一道‘公式’一樣﹐隻要把實際的條件對象通過類比操作后對號入座后﹐在憑經驗選對了‘公式’的情況下﹐就能根據‘公式’而‘推導’出結論﹐這個結論就是行動的方案﹐而公式中的‘未知數’ 就是‘虛實’ 的‘象化概念’ ﹐或是如‘借刀殺人’ 中的‘象化概念’。隻要‘取象類比’ 出實際情況中的‘虛實’屬性或‘刀’ ‘人’ 等屬性 ﹐就能代入‘公式’中去‘計算’出‘結果’。對‘公式’使用者的要求是﹐隻要具有‘象化思維’ 和能夠把簡單的‘四字成語’ 記憶下來就可以﹐之后再通過‘杠杆作用’ 和類比的思維方式獲得問題的解決方案。

我們知道‘三十六計’ 的作用就在於發揮‘杠杆作用’ ﹐而‘三十六計’ 中的‘虛實’ 之道﹐就要追源到中國最早的兵書《孫子兵法》。這本《孫子兵法》成書於先秦時代﹐距今也有二千年了。但是直至今天﹐作為一本古書而言﹐除了《聖經》之外﹐它可以算是唯一一本對今天的現代學術—軍事科學﹐還有重要參考價值的書﹐東西方都同時研究《孫子兵法》﹐這不是為了‘考古’ ﹐也不是為了研究某一個民族的文化哲學思想﹐而是為了當前現實的目的而研究。西方軍事學者認為‘《孫子兵法》甚至保充了克魯維茲的《戰爭論》之不足﹐成書晚了二千年的《戰爭論》反而對現代戰爭現象有點過時了’ 。這是為什麼呢﹖如果﹐我們以‘象化思維’ 的產物來簡單分析一下《孫子兵法》﹐我們可以發現﹐在全書‘十三篇’中﹐差不多七千個漢字的文章內﹐如下:

《孫子兵法》不僅從作戰的各個方面論述了戰爭的內容﹐而且文中的漢字都是一個‘象化概念’﹐把軍事戰爭中的‘屬性’ 描繪出來﹐而不是隻把其中具體量化的行為指示出來﹐量化的方法如坦克戰或炮戰等﹐可能因為戰爭形態的發展而過時﹐但是對‘奇正’ ‘虛實’ ‘利害’ 關系的總結﹐卻是可以超越任何時代的因素。例如﹕
勢者,因而制也。兵者,詭道也。(計篇)

其用戰也貴勝﹐久則鈍兵挫。(作戰篇)

不戰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謀攻篇)
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形篇)
三軍之眾,可使必受敵而無敗者,奇正是也。
兵之所加,如以碬投卵者,虛實是也。
戰勢不過奇正,奇正之變,不可勝窮也。

奇正相生,如循環之無端,孰能窮之?(兵勢篇)
夫兵形象水之形,避高而趨下﹔

兵之形,避而擊。(軍爭篇)
是故者之慮,必雜於利害。(九變篇)

以上的例句中‘紅色(有下線)’ 部份為指示作戰屬性的‘象化概念’ ﹐這些都是跨時代的‘象化屬性’ 。正如《三十六計》 中的‘金蟬脫殼’ 一樣﹐不管作戰的方式如何改變﹐不論軍事工具如何的先進﹐這‘金蟬脫殼’ 的‘象化概念’ 總可以被應用到的﹐例如它可以應用在保存實力的前提下進行撤退的情況。戰埸上總有‘利害’的關系﹐手段上的‘奇正’ 之變﹐總可以運用到孫子在二千年前已總結出的‘屬性’關系。日本學者阿多俊介認為‘《武經七書》(《孫子兵法》與其它六部兵書組成《武經七書》)的其它六書﹐隻不過是試做《孫子兵法》的批注而已’ ﹐可見《孫子兵法》中所講的戰爭內容其實已經十分的全面﹐而且裡面的內容都是以‘象化概念’ 為主﹐在后來出現的六部兵書就可以納入到《孫子兵法》裡的各個‘象化概念’ 中﹐所以可以視之為《孫子兵法》的‘批注’﹐這無疑說明了‘象化概念’ 的‘擴散性’ 。就《孫子兵法》中使用的文字而論﹐在內容上包羅全面﹐但全篇的字數也隻有六千多字﹐而且文章讀起來也琅琅上口﹐方便了自古而來軍事將領的背誦記憶(自古將領都有背誦《孫子兵法》的習慣)﹐把《孫子兵法》記憶下來﹐然后再通過‘杠杆作用’的運用﹐也就可以收到如同‘三十六計’一樣的異曲同工之效。

現在筆者將以‘象化符號系統’ 來重新表達第一篇‘計篇’ 和第三篇‘謀政篇’ 的內容。這樣﹐讀者就能清楚的看到《孫子兵法》中的‘象化概念’ 以及其中的‘象化關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