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學

現在就以‘八字推命學’ 作為‘命理學’ 的例子﹐讓我們一起來看一下‘象化思維’ 的‘技術’ ﹐可以如何操作和實現服務人類的基本目的。

‘八字’ 就是指出生的‘年﹐月﹐日﹐時’ 通過‘天干地支’ 表記后得到的八個天干地支符號﹐共4個組合(又稱‘四柱’) 一共8個符號﹐用函數表示為﹕
出生時間= f(年(天干﹐地支)﹐月(天干﹐地支)﹐日(天干﹐地支)﹐時(天干﹐地支))=f(天干﹐地支)= f(五行)﹐這就是要輸入到理論(八字推命學) 中的初始數據。

在理論中﹐‘象化思維’ 理論的推演法則就是‘五行’ 中‘相生相克’和‘陰陽調和’ 的法則。除此之外﹐還有些理論會使用一些在‘五行生克’ 關系作基礎上推演法則﹐例如‘生我﹐我生﹐克我﹐我克’ 等。現在﹐我們認識到輸入理論系統中的數據為‘五行’屬性﹐那麼得出的結果也將會是‘五行’屬性﹐ ‘五行’屬性是非常抽象的‘象化信息’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種理論又如何去指示與現實生活有關的事情呢﹐這樣才方便我們理解人事命運的發展內容。為了做到這一點﹐‘象化思維’ 就需要‘取象’ 認知‘人事’ 這一概念(如下圖)﹐從而得出一些有關的‘象化概念’﹐我們命名它們為‘人事象化量’ 。‘人事象化量’基本上就是﹐父母﹐子女﹐妻財﹐官鬼﹐自身﹐祖先﹐配偶﹐兄弟﹐財運﹐官運等‘象化概念’ 。請讀者注意﹐在‘象化思維’ 模式下的信息全部都是‘象化信息’﹐那就是一種指示‘屬性’ 的信息而已﹐如時間是具有‘五行’ 屬性的‘象化概念’﹐而不是‘量化’ 的時間單位﹐‘象化思維’ 能夠處理的時間概念也主要是屬性 ﹐就是‘五行’的屬性﹐至於在‘量化’方面的數量就不是‘象化思維’ 所關心和能夠處理的內容。又如‘人事象化量’ 中‘官運’ 這個‘象化概念’ ﹐它隻是一種表示‘事業’ 特征的屬性﹐ 其中並沒有詳細指出某人居何職或干何事﹐它完全沒有涉及到客觀和具體的信息。

現在有了這些與生活相關的‘象化概念’ 后﹐隻要把它們分配到理論中相對應的位置﹐就可以讓它們與理論中的‘五行’屬性發生關系。各派的命理學在大體上都具備了相同的原理和模式﹐隻是在實際操作上有所分別﹐這樣也就造成了各種不同派系的命理理論﹐例如有的理論是把‘年柱’(表示出生年份的‘天干地支’)指示祖先﹔‘月柱’ 表示父母﹔‘日柱’ 表示自身﹐配偶﹐兄弟﹐‘時柱’ 指示子女﹐官運﹐財運等﹔有的認為‘年柱’和‘月柱’的關系指示了人生第一個二十五年的變化﹐‘月柱’和‘日柱’的關系指示了人生第二個二十五年的運程﹐而‘日柱’與‘時柱’的關系就是人生以后的變化。(還有一些‘八卦推命’理論(並非‘八字推命術’)﹐把‘人事象化量’ 再進一步轉化為如‘五行生克’ 的動態關系﹐即是‘生我者父母﹐我生者子孫﹐同我者兄弟﹐克我者官鬼﹐我克者妻財’ ﹐這樣也可以在確定了‘我’ 在‘卦象’ 中的本位后﹐根據其中的‘五行’ 屬性﹐再把‘父母﹐子孫等‘人事象化量’動態的分配到‘卦象’ 其它的位置上。)

總的來說﹐整個的操作過程根據不同的學派理論而在操作上也有所不同﹐但是總的來說就是利用‘八字四柱’ 中的‘五行’ 屬性來推演‘結論’ ﹐或者可以通過規定的操作步驟﹐把‘人事象化量’ 分配到‘八字四柱’ 中的位置﹐這樣其中的‘五行’屬性就可以指向了具體的‘人事象化量’ 。換言之﹐與‘八字四柱’ 的主人有關系的人事也具備了‘五行’屬性﹐如‘父母’ 或‘官運’ 等﹐這樣就可以了解到這個人的父母與其官運的情況。因為整個推演過十分的繁復﹐在此筆者隻能交代一下其中的主要原理﹐如讀者有興趣的話﹐請各位再閱讀有關書籍﹐筆者在此也不作贅述了。整個‘八字推命’ 的操作模型可如下圖表示﹕

對操作步驟的說明﹕

  • 把‘出生日期’轉換成天干地支的‘八字’ ﹐再轉換成‘五行’ 組合。
  • 把‘五行’ 組合輸入進理論中﹐然后開始實際的推命過程。推演邏輯基本上是‘五行生克制化’ 的法則﹐最后再把‘五行生克’ 的結果指示‘人事象化量’ ﹐‘人事象化量’ 包括了‘五行’屬性﹐‘生克’ 關系或‘陰陽五行’的程度。
  • 輸出‘人事象化量’ 。
  • 如果﹐這操作是發生在‘佔卜’ 的情況下﹐術士就需要把‘人事象化量’ 內的特征信息告之詢問者。在大部份的情況中﹐詢間者是較難理解‘人事象化量’ 中隻具備‘屬性’ 的信息。例如﹐假若我們想了解一下一個陌生人的個人資料﹐如姓名﹐性別﹐年齡和職業等﹐但對方不以直接的方式回答﹐也就是我們習慣理解的‘量化’ 方式作回答﹐例如回答姓名時﹐用‘金木太陰太陽’ 來回答﹐在回答‘性別’時用‘陽’ ﹐‘年齡’時用‘大’ ﹐職業時用‘學﹑木’ 等。我們也就真的莫明其妙了。年齡中的‘大’ 隻是一種比較程度﹐並不是‘量化’的數字﹐至於‘職業’隻有‘學﹑木’ ﹐其中的‘學’ 是指教書還是學生呢﹐‘木’ 是指與‘木’ 有關的職業還是工作的地點與‘木’有關 呢﹖這都是與習慣回異的答案﹐也都不好理解。因此在這過程中﹐術士的責任就是根據詢問者的理解程度或提供的具體情況﹐嘗試把‘象化概念’ 以‘量化’ 的語意作解釋。
  • 這一個步驟發生在將來﹐把人事發展再轉換成‘人事象化量’ ﹐作為返回‘理論’ 中的數據﹔但這一步驟也可以發生在術士預測現在的情況時﹐詢問者把以前的情況告之術士﹐讓他們從理論中得到現在的情況﹐通過術士的結果與實際情況核對﹐從而顯示理論的准確性。不過﹐這個把‘實際情況’ 轉換成‘人事象化量’ 的過程或它的反過程都需要由術士來完成。
  • 術士根據詢間者提供的情況而轉換成‘人事象化量’ ﹐然后與理論得到的‘人事象化量’ 作比較。之后﹐術士可能會把比較的結果記錄在案﹐成為‘數據’ 或‘數據庫’ 。
  • 把結果的差異返饋進理論中去﹐進行理論檢討和修正。

由以上的說明文字和圖例可見﹐‘象化思維’ 下的理論系統也完全具備了普遍性的理論模式﹐以及滿足到其中各個項目和步驟的要求。不過﹐它與‘量化理論’的不同之處在於﹐輸入的‘量’是‘象化概念’﹐ 它們是隻表示屬性的‘象化信息’﹐如‘五行﹑人事象化量’ 等﹐而非時間﹑質量﹑長度的准確數量﹐所以推演邏輯上也有自己的一套﹐就是‘象化推演 ” —‘五行生克制化’的法則等﹐因此也就不使用數學式的演繹方法。

不過﹐在以上這種‘象化理論’ 中輸入和輸出的數據﹐卻付予了個人很大的解釋空間﹐如在步驟4和5中﹐把隻記錄屬性的‘象化信息’轉換成可讓一般人理解的具體信息﹐這一定會牽涉到個人(也就是‘術士’)的主觀性意見。同樣道理﹐把實際和具體的人事發展轉換成‘象化概念’ 后再返回到理論作比較時﹐這個轉換的過程也可能帶有因人而異的主觀性存在。至於作為理論初始數據是出生年月日﹐這是一個絕對的數值 ﹐由此轉換出的‘天干地支’ 組合卻是客觀唯一的﹐這是‘命理學’ 理論中唯一具有的客觀因素。

其實﹐ 除了這種‘象化理論’ 發展成的‘技術’與真正的‘量化理論’ 在客觀性上有分別外﹐前者在結果返回上也有一定的難度。因為‘推命理論’ 預測的往往是人事在將來的變動﹐可能至少有三五七年﹐長至數十年之后的情況﹐這又有誰會跑回術士那裡把最后的實際結果‘返回’ 進‘理論’ 中去呢﹐也就是把結果告之作預測的術士。因此﹐民間才有‘看相的(或是看風水的)就可以騙你十年八年’ 的說法﹐說明因為預測的時期甚長﹐在人事變動下﹐經過這麼一段時間后﹐術士也已沓無蹤影﹐也就不可能把實際的情況返回到術士那裡去。小量的返回結果也是有的﹐這往往隻是發生在術士預測詢問者現在或已發生的情況時﹐術士可以馬上通過詢問者之口﹐比較‘結果’ 與詢問者所交代有關過去與現在的情況﹐這樣就可以驗証到‘結果’的准確性﹐但這隻是小量的結果可以返回的情況。所以﹐這種理論就較難經歷最后的‘修正’ 程序。對於一種‘技術’ 理論﹐‘結果’ 返回作修正理論的步驟其實十分重要﹐不然我們今天也不會收集到大量的‘甲骨文’ 樣本﹐殷商的先民就是使用火烤動物的甲骨來預測事情的發展﹐這就是‘佔卜’ 。最后﹐先民再把佔卜的人﹑時間﹑所問之事和事情實際發生的結果都記錄在這些‘甲骨’ 上﹐作為檢驗和修正這種‘佔卜’理論之用﹐而這些文字就是極具考古價值的‘甲骨文’ 。可見﹐一套理論的可行性絕不能沒有返回結果這一個重要步驟。因此﹐‘命理學’為了獲得可修正‘理論’ 的結果﹐在‘命理學’界中會收集一些所謂名人的‘八字四柱’樣本﹐稱之為‘命格’﹐因為隻有歷史名人的命運是公開的﹐隻要找到他們的‘八字’ 或‘外形特征(這是指‘相學’ 的情況) ’ ﹐我們就可以獲得初始和最后的實際數據﹐於是就可以拿它們來修正理論中有關推演的核心部份, 如下﹕

這樣一個‘閉合’ 完整的理論就可以通過‘命格’ 的方式來完成了﹐隻要收集的‘命格’ 越多﹐理論也就可以修正得更加完善。不過﹐實際的情況卻是得到‘命格’ 的數量畢竟是少數﹐總的來說﹐因為預測期的時間過長也就往往不能把預測的結果‘返回’ 到術士(也就是‘理論’)中去﹐所以‘命理學’ 作為一種‘技術’﹐所呈現出的理論型態隻能如下圖所示那樣﹕

以上用‘黃色’標記的步驟4﹑5和6表示在這些步驟中﹐大量採用到主觀的判斷和意見﹐這也是‘象化理論’模式其中一個重要特征。除此之外﹐因為預測的結果具有時間上的長遠性﹐實現結果的驗証和返回就有了相當大的難度﹐所以從理論缺少了步驟5的返回開始﹐接著來在同樣是構成模式一部份的步驟6和7也就成為不可能了﹐整個的模式也就因為沒有返回的結果而不能達到一定的准確性。不過﹐正如前文所提到的﹐‘命格’ 將被採用作修正理論的工具﹐還有部份的術士會把所掌握到的‘最后結果’記錄在案﹐這樣自‘推命術’開始的唐代到現代為止﹐就可以累積到一定數量的數據﹐理論也在修正中變得越來越復雜﹐更多的參數被引入到系統中來模擬現實中的變動。但是﹐畢竟預測的結果不能在短時間內如物理現象一樣得到驗証﹐另外理論沒有具備有效的返回能力﹐還有‘象化概念’對‘量化’ 的實際情況之間的轉換﹐存在著大量的主觀性﹐總給人有模棱兩可的感覺﹐這就是‘推命術’ 不能成為主流‘技術’和被人稱之為‘玄學’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