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無前例的國家

羅馬是繼希臘馬其頓帝國滅亡后﹐出現在歐洲范圍內的另一個統一國家。自從公元前二世紀開始﹐羅馬經歷過共和國與帝國時期所發動的無數次對外戰爭﹐羅馬帝國的版圖擴展到空前的遼闊。在羅馬統治下的地埋范圍﹐北抵萊恩河﹐南到埃及﹐東至幼發拉底河﹐西達不列顛群島﹐所統治的是一個橫跨歐﹑亞﹑非三洲的統一帝國。

綜觀歐洲的文化發展史﹐羅馬在共和國時期經過三次的馬其頓戰爭后﹐征服並消滅了希臘馬其頓帝國﹐但是她並沒有像當初的馬其頓人統一古希臘城邦國家那樣﹐馬上令馬其頓本身全面希臘化﹐並且把古希臘文化隨著帝國在亞非地區的擴張﹐傳播到那些新征服的地區。羅馬人雖然沒有在文化上實行全盤的希臘化﹐但也吸取了古希臘的文化精華﹐再糅合其它征服地區與本身的文化而發展出羅馬文化﹐從古希臘人那裡受到影響最深的文化產品﹐應該算是表記文字。羅馬人從近鄰伊斯特魯人那裡學過來的‘完全表音’字母系統﹐最后發展出今天的拉丁字母﹐而伊斯特魯人的字母系統就是受希臘字母影響而創制的。從希臘式字母的傳入﹐再加上拉丁語與古希臘語也屬同一個語系﹐彼此之間可以算得上是一種兄弟語言﹐因此羅馬人從此在思維工具上與古希臘人看齊了。但是羅馬人與希臘馬其頓人的做法不一樣﹐前者沒有像后者一樣推廣古希臘文化﹐在整個的共和與帝國時期﹐羅馬的精力主要放在政治與軍事征服上﹐因為羅馬擁有了西方歷史上最大的版圖﹐建立起一套真正統一歐洲地區的秩序。所以為了處理這樣龐大的國家和為了穩定已征服地區的統治﹐為將來的領土擴張再作好准備﹐羅馬人在政治﹑公共秩序和軍事上需要處理的問題就顯得更多了﹐這些問題要比發展學術哲學思想來得重要﹐所以羅馬人就把他們的精力放在政治與軍事而非學術上。如果﹐我們認為古希臘的學術哲學思想對西方起到過奠定性的影響﹐在另一方面的政治與軍事﹐我們也可以認為羅馬人對西方世界也起到同樣的作用﹐羅馬人的軍事戰略﹐還有羅馬人所奉的國教基督教(羅馬天主教)﹐基督教隨著羅馬的軍事擴張而傳遍歐洲﹐為后來在中古時代歐洲教權凌駕王權埋下了伏筆﹐最重要的是羅馬人創立的‘羅馬法’ 成為今日歐洲大陸法系的基礎。在羅馬法的內容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現代民法中的法律觀點﹐其實都來源於古老的羅馬法。我們可以這樣認為﹐‘量化思維’ 在古希臘文化中結出了科學與思辯哲學的果實﹐因現實政治環境的需要﹐務實的羅馬人把‘量化思維’ 用在政治與軍事上﹐其中在法律方面對后世的影響尤為深遠。

借用本文的篇幅﹐筆者想向讀者介紹有關羅馬法中具有現代意義的法律觀點﹐這些觀點直至今天﹐不僅仍然適用﹐而且構成了今天歐洲民法的重要一部份。由此﹐我們可以明白到‘量化思維’ 對法律認知后的結果﹐在羅馬時代開始就成為了今天西方法律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