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的注音

在傳統上﹐先民對漢語的讀音表記曾經使用過‘讀如’‘讀若’ 與‘直音’ 等法﹐但這都不及在東漢以后出現的‘反切法’那樣﹐能夠較准確的表記漢字的讀音。眾所周知﹐對於表記語言﹐自古希臘人開始﹐西方人就懂得到把語言分解為最基本的‘元音’ 與‘輔音’ ﹐然后分別使用字母進行表記﹐這就是人類第一套的‘完全表音’ 字母系統。但是對‘象化思維’ 模式來說﹐‘量化分解’ 並不是其中的認知模式﹐‘象化思維’ 的認知模式卻是以現有的‘象化概念’ 為基礎﹐對認知的對象﹐在這裡就是對讀音進行屬性上的類比分析﹐然后再把對象歸入到相對的‘象’ 作為認知的結論﹐在整個過程中﹐概念並沒有被‘量化分解’ 過﹐而隻有屬性的匹配而已。‘反切法’ 注音正是‘象化思維’ 模式下的產物﹐所以也就能夠在傳統中成為最主要和主流的注音方法﹐直至近代受西方影響而創制出‘注音’ 符號為止﹐它才完全走下歷史的舞台。

‘反切’ 法中被注音的字﹐稱為‘被切字’ ﹐而兩個對其注音的字被稱為‘反切上字’ 與‘反切下字’ ﹐‘上字’ 取其‘聲母’ 和‘陰陽調’ ﹐‘下字’ 則取其‘韻母’ 與‘去下調’ ﹐然后再在大腦中進行‘切割’ 與‘焊接’ ﹐最后就可以拼去‘被切字’ 的讀音﹐但除了以漢字表記‘反切上字’ 與‘反切下字’ 外﹐一切過程都需要在大腦中完成﹐其中的‘聲母’ 與‘韻母’ 也沒有被表記出來。舉例就是﹐‘氣’ 字為‘去既’ 切(‘去’ 為‘上字’ ﹐‘既’ 為‘下字’)﹐‘亥’ 為‘胡改’ 切﹐‘酒’ 則是‘子酉’ 切。以‘氣’ 為例﹐通過‘象化符號系統’ 對注音的整個認知過程可示之如下﹕

通過所有的漢字作為現有的‘象化概念’ 對認知對象‘氣’進行為認知﹐最后找到在讀音上‘屬性’ 相配的兩個漢字﹐這就是‘去’ 與‘既’ 。‘去’ 字為‘反切上字’ ﹐因為‘去’ 的‘聲母’ 及‘陰調’ 與‘氣’ 字類同﹐而‘反切下字’ ‘既’ 則有‘韻母’和‘去調’ 與‘氣’ 字類同﹐至於其它的部份則可以忽略不理﹐最后就可以決定以‘去’ 與‘既’ 字作為對讀音‘氣’的認知結果﹐就是以這兩個漢字來表記‘氣’ 字的讀音。可見﹐‘去’ 與‘既’ 都同時帶有了‘氣’ 字在讀音方面的屬性﹐這種屬性的歸納就是‘象化思維’ 模式的認知結果。在整個認知過程中﹐音素(包括‘聲韻母’)的地位由始至終﹐隻是停留在作為讀音中的屬性地位﹐而不是一個獨立的概念﹐甚至可以獨立表記而成為注音或拼音字母。在沒有字母表記音素之前﹐在傳統的‘韻書’《廣韻》中表記作為‘反字上字’ 的‘聲母’ 時﹐也就隻能通過整個漢字來表達(如下表)。可見﹐這種方式與‘量化思維’模式完全回異。

《廣韻》反切上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