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無雙「國樹」

竹子屬於常綠淺根性植物, 竹類植物約有70多屬1200多種, 其天然生長環境主要分布在熱帶及亞熱帶地區, 隻有少量分布在溫帶和寒帶。 在世界地理范圍內, 生長有竹子的地區隻有亞太竹區、北美竹區和非洲竹區, 歐洲大陸地區完全沒有天然竹子的生長, 有的隻是近百年來的引進品種而已。

中國是世界竹子的中心產區, 是世界上竹類資源最豐富, 竹林面積最大、產量最多、栽培歷史最悠久、經營管理水平較高的國家, 有木本竹類植物31屬300多種, 竹林400萬公頃, 佔全世界竹林面積的四分之一, 主要分布在華南、西南及華東地區, 全國除了新疆、內蒙古和東三省地區沒有竹林分布外, 其它地區都有天然竹子生長。

然而, 竹樹對於中國的意義並非隻是一種生長遍及全國的自然植被, 而是對於擁有‘象化思維’模式的中國人所帶來的工具與技術意義。在世界三大竹區中, 並非隻有中國的土地上生長有天然竹子, 但是隻有傳統的中國人最懂得利用竹子、開發竹子的實用性價值, 讓竹子成為推進中國傳統科技發展的重要一環。 還有一點很重要, 就是從東西方作對比的角度來看, 整個歐洲不產竹子而中國則盛產竹子, 這令到自古以來的歐洲人, 從根本上就缺少竹子作為原材料來進行技術發展和產品制造, 從而在某一程度上, 令到歐洲人在還未能發明出竹類材料的替代品前, 隻能無奈忍受著這種缺乏天然資源而導致的技術落后狀態, 而在這一時期東方的中國人卻能發揮出 ‘象化思維’模式的優勢, 發掘出竹子的實用價值,從而進行發明與創造。在筆者拙文《從思維模式解 ‘李約瑟’難題—基於 ‘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中已經清楚闡述過以上的觀點, 同時基於拙作《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從 ‘大思維’到 ‘大戰略’》的論點, 東西方因使用不同的語言文字而產生了完全回異的思維模式, 東方的是 ‘象化思維’模式, 而西方的是 ‘量化思維’模式, 又因為思維模式的回異而導致了東西方產生完全不一樣的科技發展, 這就是解答‘李約瑟難題’的根本答案。不過在思維之外, 我們也不能忽略竹子的存在, 所造成中國人在發展傳統技術上的優勢作用, 而中國人的 ‘象化思維’, 這種處理屬性和傾向發掘屬性的思維模式, 更令到竹子能被善加利用, 以下我們通過 ‘象化符號系統’來說明, ‘象化思維’模式在觀察過 ‘竹’這種植物后, 從中發掘到有關竹的屬性(如圖一):

中國人除了懂得利用竹子之外, 更喜愛和欣賞竹, 正是: “食可無肉, 居不可無竹’, 這發映了 “象化思維”以 ‘竹’模擬 ‘君子’的思維方式(如圖二), “象化思維”對竹的欣賞其實就來自對君子情操的向往。

雖然南亞次大陸和東南亞地區同樣生產天然竹子, 但卻未能達到中國人那種徹底開發竹子作為技術素材的程度, 究其原因, 就是他們未能如 “象化思維”那樣徹底發掘竹子的屬性, 並利用這些與實際用途相關的屬性來制造工具與產品, 可見, 這是思維模式的差異所造成的結果。 而在另一方面, 歐洲人從根本上就沒有竹子, 所以在工業與科技水平還不能產生可替代竹子的材料前, 歐洲人隻好束手而無策, 而同時代的中國人卻可以通過竹子來達到技術上某種程度的領先, 這就是天然優勢對中國傳統技術的貢獻。現在, 就讓我們來簡單了解一下以竹作材料, 可以制造出哪些物品和發展哪些技術吧:

  • 碾爛的竹子: 可以用來造紙, 江南盛產竹﹐因此也開始用竹來造紙﹐‘毛邊紙’就是以竹為主要材料的產品。
  • 分成片狀: 薄的可以編竹席竹帘, 也可以編成竹籃竹籮等, 加上竹條就可以制成竹籠。 細小的可以制成竹篾, 當繩子用, 更可以編成竹索或竹纜。
  • 整條用或破成條狀(加熱后甚至可以彎曲): 可以作建筑材料, 起結構性的支撐作用, 多用於建橋建道和建房等, 也可以成為工具或物品的棒狀或支架部份, 如掃帚。
  • 挖空成筒狀: 可以用於輸送液體或氣體, 也可以作容器。
  • ...

不可勝數, 筆者在此就不一一列舉了, 現在筆者想向讀者指出, 竹子在作為材料方面, 在沒有現代材料出現的情況下, 它存在其唯一的不可取代性, 就是不能被其它天然或傳統材料(如木或鐵銅等)所取代的特殊實用性。換句話說就是, 在昔日, 如果在得不到竹子的情況下, 以下的技術和發明是不可能產生的, 這正正是一部分歐洲人沒有而中國人所能發展出的技術:

  • 竹纜索: 多用於吊橋, 竹纜索以竹芯為內芯, 外包用竹子外皮編成的竹辮條。 辮條使纜受的拉力越大, 外面的辮條將內芯纏得越緊, 它能承受1800多千克/平方厘米的應力, 而麻繩隻有600千克/平方厘米, 普通鋼纜也是4000千克/平方厘米, 隻是竹纜索的兩倍多。 除此, 還有懸挂鑽具用的竹纜, 這種竹纜用4丈長的竹條制成, 單股的竹纜可以用於150丈深的鑽井, 麻繩的抗拉強度隻有53千克/平方厘米, 而這種竹纜則有600千克/平方厘米, 而竹子又極為堅韌, 可以方便的繞到鑽頭的提升輪上, 再者, 竹纜的強度在水濕后會增加, 但麻繩則相反。 竹子因為有以上優點, 所以我們看到在今天還在使用的傳統通渠工具, 就是一條很長可卷曲的竹條。
  • 竹管: 用於輸送從鑽井取得的天然氣, 竹子所提供到的管狀功能是其它天然材料所沒法取代的。
  • 風箏的材料: 竹作為一種既輕而又堅韌的材料, 被用在飛行器形式的風箏上是再合適不過了, 其它天然材料根本提供不到輕質量強韌度的復合特性。
  • 竹子造帆: 利用竹子來造帆, 這產生了使用在若干竹撐條之間裝上編織席片(包括竹片)所構成的帆。 這種帆可以拉上拉下, 就像百葉窗帘一樣。相對布帆, 用這種帆的好處是, 水手可以根據風力的需要來打開多大的帆面, 除此, 水手也用不著爬到桁項上來收放帆, 而是在甲板上使用升降索就可以完成了。 用竹子和編織還有一個優點, 就是帆上有一半面積的破損和漏洞, 船仍可以正常航行。
  • ...

綜觀而論, 正如拙文《從思維模式解 ‘李約瑟’難題》所言, 除了象化思維模式的優勢外, 竹子對傳統科技的發展可謂功不可沒, 而且正如上文所及, 中國人通過象化思維的理解方式, 令到在情感上也特別喜愛竹子, 再加上中國土地上生長著種類最多且最大量的竹樹, 中國人自古而來就有著最悠久的竹樹種植傳統和對竹子最深度的開發。 秉承著這麼多的竹子之最, 以及竹子在傳統文化與技術發展上的崇高地位, 作為中國人的我們, 能不推舉這種具有中國式思維、文化和技術代表性的竹子來作為我們的 ‘國樹’嗎?! 請國人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