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东西理论体系的根本异同—再浅谈东方玄学乃中医学的发现方向与出路

在本文中所论的理论是指技术理论而非形而上的哲学理论, 也就是具有应用性的理论技术。本文的内容是对拙作《从语言文字看东西方思维—再从「大思维」到「大战略」》(以下简称《从》)中有关东西方理论模式的进一步总结, 同时基于本文中的结论再探讨一下, 东方理论中玄学及中医理论可能的发展方向。 现在就让我们从东西方理论模式的比较开始吧。/p>

要论东西方理论模式的根本异同, 我们就必须要从理论本身的内在架构开始了解, 其实人类所开发与创造的理论都存在着一个共同的模式, 这是理论从小到大发展的基础, 每一套理论都有一个发生的原点, 这就是理论的核心, 这个理论核心的内容往往会提及到一些基本的概念以乃与此概念相关的属性, 而左右这些概念作互动关系的就是逻辑核心, 然后再引入现实中的元素, 在以理论核心为基点的情况下, 通过逻辑关系令元素作出进一步扩展, 从而令理论的内容得到不断的扩大。 如果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说明的话, 让大厦代表理论本身, 理论核心就是大厦的地基或者支柱, 支柱不穏大厦则倒, 而令构建大厦本身的砖块粘着在一起的就是逻辑核心, 这些砖块就是引入的元素, 可见, 理论架构中的关键因素就是理论核心与逻辑核心。

现在就让我们首先从西方理论模式来比较一下, 在技术理论中东西方的根本异同之处。于是, 我们会发现东西方的技术理论都存在着以上所提到的理论架构, 而导致东西方理论出现分野的根本, 就是理论核心与逻辑核心的内容。 所谓西方的技术理论, 我们知道一切西方的应用技术无非都是广义上物理学的分支, 应用技术离不开对物质世界的认知, 化学作用其实也是原子与分子之间的作用力, 而研究物理学的分析工具则是数学, 可见论到物理学就离不开数学, 因此, 物理学(及数学)就是西方技术理论的代表。/p>

如果, 我们发掘一下物理学的理论核心, 我们不难发现, 这就是学习物理时必先要学到的 ‘牛顿三大定律’ :

  • 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定律
  • 惯性定律
  • F=ma
整个牛顿(经典)物理学大厦就是以这三大定律为基础构建起来, 其实除了这三大定律外, 还存在着其他的定律同样起到支柱性的作用, 这包括空间具均匀性和速度的迭加原理等(有关这点, 后文将有详细讨论)。

其实这些定律就是 ‘假设’, 因为它有不可证明性, 也就是我们不可能通过逻辑来证明它在理论上的绝对正确性, 所以它们被称之为 ‘定律(Law)’, 我们只能假设定律的正确性, 但是这些假设也很接近我们的实践经验。 这就好像平面三角形的内角和等于180度一样, 这是可以通过逻辑证明的定理, 如果我们不可通过理论来证明它的话, 我们就只能通过量度或拼接大量三角形的内角, 尝试 ‘验证’这种假设的正确性, 因为没有理论上的依据, 所以就算验证过1000个三角形的内角和为180度, 也不可能绝对地肯定第1001个三角形的内角和等于180度, 这就是验证与证明的区别, 同时也是定律和定理的分别。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牛顿三大定律, 我们也会发现作用力定律和惯性定律是我们观察所得的现象,我们也不可能从理论上证明它们的正确性, 但是这些内容却符合我们所见的现象, 我们随时随刻都可以通过仪器来验证它们, 而且都找不到可以推翻这些假设的结果。 而第三条力量与加速度成正比关系也与我们的感性认知一致, 然后我们再通过定义的方式制定出力的计量方式和单位。 由此, 我们可以总结到, 物理学的理论核心存在着以下两点特征:

  • 观察所得的假设: 这些假设的内容与实践一致。
  • 可反复验证: 西方‘量化思维’(有关 ‘量化思维’模式的内容请见《从》)把自然现象作出分解直至到再不可分解的层面, 例如是力的作用, 运动的速度等, 这些都是 ‘量化概念’, 验证这些现象的合理性可以随时进行, 就如同要了解反作用力的作用一样, 只要伸手撞击其他物件就可以感受得到。

至于物理学的逻辑核心就是西方 ‘三段论’和数学原理, 因为如乘除法都是从加减法中扩展出来的运算原则, 所以数学原理的基本就是加减法原则, 因此, 我们就以 ‘三段论’和加减法原则作为逻辑核心, 而逻辑原则就是用作决定概念间关系的一种法则, 主要通过定义来产生。

西方科学被称为 ‘实证科学’, 这就是说物理学所推导出的结论必须获得实践证据的支持, 要得到实践证据的支持, 西方人首先要注重从实验中取得数据, 然后就要把该数据反馈到理论中去, 把实验数据与理论值进行比较, 最后把比较的结果再输入到理论中对理论起修正作用。 因为理论的核心层面中的定律已具有可反复验证性, 所以由此扩展出来的部份也可以通过即时的实验作反复的验证, 西方理论中的反馈机制令理论获得实践的验证, 从而使理论更贴近现实中的情况。

现在, 让我们来看一下东方理论的情况。 东方理论中的理论核心就是阴阳与五行原理, 所谓的阴阳与五行(金木水火土)其实都是 ‘象化概念’ , ‘象化概念’是一种属性的集合体, 它是一个集合或称之为类, 而不是一个点, 例如 ‘阳’的概念里包括有阳性的植物和动物以及一切属 ‘阳’的事物, 这一点不同于如力或速度那样的 ‘量化概念’, 我们要注意的是, 其中的动词性概念 ‘生’ ‘克’其实也是一个 ‘象化概念’, ‘生’表示一种 ‘利好’ 的趋势或属性, 这可以是 ‘生财’, 也可以在 ‘改善’ 健康方面。 这些 ‘象化概念’是通过观察自然界而总结出来, 它们的性质更是以观察现象所得的结果, 例如阴阳之间的平衡可以从昼夜的变化中理解到, 火克水的性质可以从火与水的关系中了解, 至于土生木的关系也可以从自然现象中认识。不过, 它们同样是不可证明的, 所以我们可以称之 ‘阴阳五行定律’, 它的内容是:

  • 阴阳相对、相调和平衡性质
  • 五行相生相克性质

阴阳五行定律具有如下特征:

  • 观察所得的假设: 这些假设的内容与实践接近。
  • 不可反复验证: 阴阳五行概念为 ‘象化概念’, 它们是一种 ‘属性’ 集合, 例如在 ‘土’ 和 ‘木’的集合中包括了植物、泥土和人, 从植物生于泥土的现象中我们可以马上验证到 ‘土生木’的性质, 但我们却不可能马上看到属土的人如何利好属木的人了, 对于这一点就并非即是见效。 因为象化概念的本质关系, 就产生了这种不可反复验证性。

如果, 我们再看东方理论的逻辑核心, 我们可以了解这就是 ‘象化概念’的 ‘互属性’和 ‘包容递进性’, 其中‘象化概念’的 ‘互属性’就等同于 ‘等价性’, 这就是说, 两个存在互属关系的概念可视之为 ‘等价’。 东方理论中的主要概念都是 ‘象化概念’, 因此驾御‘象化概念’的逻辑就成为了理论中的逻辑核心。 除此, 相对西方三段论的 ‘象化三段论’正是 ‘象化思维’的推导模式(有关 ‘象化三段论’的内容请见《从》的《「象化思维」的模式 (建立模式和「象化三段论」), 因此也成为了逻辑核心的一部份, 最后, 基于阴阳五行定律中的阴阳五行性质而产生了阴阳相对、相调和平衡法则, 以及五行相生相克法则, 这些都是逻辑核心的一部份。

不过, 比较西方理论的反馈机制, 东方理论则明显缺乏了一种有效的反馈渠道。 因为在思维模式上的回异, 东方 ‘象化思维’未能发展出如西方物理学的理论与技术, 相反却产生了风水与推命等技术, 这些理论所预测的结果往往要在数年至数十年后方才可以得到验证, 因此, 这些结果就很难反馈到当初的预测者—术士手中, 这是导致风水推命术被称为 ‘玄学’的主要原因。但是, 推命家为了提高推命术的 ‘实证性’, 也会收集一些名人的命格, 即知名人士的八字, 通过把八字输入到理论后, 把理论结果与名人的命运相比较, 从而可以把比较结果通过反馈的方式来修正理论, 可见, 反馈机制起到了实证作用。 论到反馈机制, 我们有必要明白, 有一种东方理论就是因为存在着普遍的反馈机制, 令到同样以阴阳五行定律为核心的技术从玄学中脱颖而出, 成为唯一可与西方技术并行的东方技术, 这就是中医学。 中医学之所以能取得反馈的结果, 这与它的认知对象有关, 因为疾病是否治愈的结果在最长数天后必有反馈, 于是, 中医师就可以根据这个结果来修正诊断和用药的理论技术(除此, 中医学在药理方面引入了大量实践验证的方式, 如以身试药), 从而使中医学成为一门较 ‘实证’的技术。 可见, 同样的东方理论在加强了反馈机制后, 将会表现出不同的效果。以上的内容可归纳如下:

直到目前, 在比较过东西方理论模式后, 我们似乎会认为西方理论在各个方面都表现出无懈可击的一面, 在理论核心中引用可反复验证的量化概念、严谨的逻辑核心和提供到实证性的反馈机制, 这似乎令到西方理论技术永远都能够准碓无误地反映着这个世界的真理。 但是, 这个世界并不存着天生的真理, 而理论模式也是人类的自造物, 这就不是真理的上帝所赐予的礼物。 因为理论架构在理论核心这些基本的假设上, 只要假设出现了与现实不符的情况, 这将会导致整个理论大厦出现倾倒。

经典物理学就有这样一个‘假设’ ﹐就是‘物体的速度以‘算术和’ 的方式不断‘迭加’ 而没有极限’。如果物体A以V的速度前进﹐在A上发射出另一物体B﹐相对A的速度为V﹐那样物体B的总速度就应该是U+V。如果物体B为光源﹐光速为C﹐那样光速也应该为C+V。在当时的科技条件下﹐因为实验的误差比较大﹐所以不可以通过实验方式来证实光速中不存在的迭加现象。但是到了二十世纪初﹐当人类的科技可以达到以更精确的方式测量光速的时候﹐也就意外发现‘光速’ 是恒定而不存在迭加现象的。因此﹐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879-1955)就以‘光速具有恒定不变的速度’﹐这一全新观点来重新改写了物体之间的逻辑关系﹐因此便得出了更为精确的速度迭加模式﹐如果原有的速度分别是u和v﹐新的速度和等于﹕

(注﹕c表示光速。)

可见﹐速度之间的关系并非是简单的‘算术和’ 关系﹐而是要比‘算术和’小。如果速度越是接近光速﹐经典物理学的结果与相对论的就会相差越大。所以, 我们可以认为牛顿物理学在‘低速’ (速度远远低于光速)的情况下﹐还可以‘准确’地反映物理世界的现象。决定经典物理学在今天的去留地位的, 只是它仍然能够满足到实证上的要求, 在人类生活的 ‘低速’世界乃至现今的航天应用中, 经典物理学的结论还是十分精确的。不过, 就是因为一个假设上的错失, 经典物理学在 ‘理论’上的地位就被相对论所取代了。 现在, 我们再来看另一个因假设的改动而导致新理论产生的例子。

古希腊人开创了‘欧式几何学’ 后﹐‘公理体系’ 也随之面世。        自从‘欧式几何学’ 面世后﹐欧洲人一直认为其中的第五公设(假设)﹐也称‘平行公设’ 使用的语言太冗长﹐第五公设就是﹕ ‘如果一条直线与两条直线相交而形成一边的内角和少于两个直角的和﹐只要把这两条直线作无限延长﹐它们最终会在形成少于两个直角和的内角那一边相遇。’从定义及公设推导出的48条命题中﹐第五公设只使用过一次而已﹐只是对命题29起过作用。这样就让人们怀疑到﹐‘平行公设’是否可以被其它公设所取代﹐或者由其它公设推导而成﹐令它从公设的地位降为命题。这就是争论了上千年的‘第五公设’ 问题。        时间来到十九世纪的俄国﹐数学家罗巴切夫斯基(Nikolay Ivanovich Lobachevsky﹐1792-1856) 希望通过以一条与第五公设相矛盾的新公设﹐取代第五公设﹐然后把它与其它原有公设一起作基础﹐推导命题和定理﹐看一下推导出的命题和定理是否在逻辑上有矛盾性。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就反证了第五公理的正确性。但是结果 却出人意表﹐从他使用的新公设‘在直线外一点上至少有两条直线与这条直线平行’ 出发﹐经过严密的逻辑推导后﹐罗氏得出很多完全没有与原有公设相矛盾的命题与定理﹐但是它们却与我们的直觉相违背﹐像是‘三解形的内角和小于180度’ 这个定理﹐还有‘垂直同一直线的两条直线延长后﹐离散到无穷’ 。这些都是与我们的直觉和经验相背的结论﹐但是却没有发生任何违悖‘逻辑’ 的地方。在同一时期﹐德国数学家黎曼(Bernhard Riemann﹐1826-1866)同样以新的公设取代第五公设﹐他的新公设不承认平行线的存在﹐认为‘在同一平面上的两条直线总有一个相交点’ 。从这一假设出发﹐他得到的‘三角形内角和’ 大于180度。这两位数学家的研究都同时说明了‘第五设’的不可证明﹐而且只要以新的公设代换这条公设﹐就可能得到完全合符逻辑的新结论﹐但有可能与我们的直觉相违背。可见, 我们人类的理论大厦以假设为基石, 存在很大的可颠覆性而并非是真理的永恒代表。 如果, 我们只是纯粹地推求一套永恒正确的理论, 这将是很不现实的做法, 而只有具实证性的反馈机制, 可以被视之为判断理论是否与物质世界相一致的唯一准绳了。

现在我们再回到东西方理论的对比上看, 正如上文所提, 东西方理论共有一套相同的理论架构, 双方都具有理论核心和逻辑核心, 而各自的理论核心都是一种基于观察经验的假设, 只不过因为西方的概念是 ‘量化概念’, 这是点与个体, 而东方的是 ‘象化概念’, 这是面与集合, 就是因为出于概念性质的回异, 故此造成东方的理论核心不能具有可反复的验证性; 在逻辑核心方面, 各自都有一套与理论核心相对应的逻辑法则; 不过, 在反馈机制上, 东方理论只有中医学存在有完整的反馈系统, 东方的理论不能在理论核心上作反复验证, 因此就需要在整体上作出反馈, 从而可以对理论核心进行修正。 从上文的两个例子可见, 人类所创造的理论模式并非是天衣无缝的, 只有反馈机制让理论与现实世界同步与相协调。 所以, 我们可以大胆的提出, 加强反馈机制是东方理论的发展出路, 不过, 并非只是一味的反馈就可以修正理论, 这还需要引入量化思维的认知方式, 让东方理论中的概念和逻辑标准化, 引用模糊数学与统计学的方式指示 ‘象化概念’和分析数据 (请详见《从》的《量化思维的扩张》) 。分析大量的反馈信息需要高速的运算能力, 在今天的技术条件下, 我们正好可以依靠信息技术的帮助, 实现多渠道的信息收集和大规模地处理反馈信息, 现在就以中医学为例来作一个概要的设想吧。

我们可以通过网络来收集大量的反馈信息, 再以高速电脑作为中央处理器系统集中分析数据, 让每一位注册中医师通过连接网络的电脑来输入诊断的数据、用药资料以及病人的病况。 每一位诊症的中医师具体需要输入以下的资料, 其中的记录方式都以规范标准的方式进行:

  • 病人的病况(病征描述)
  • 辨证结果附推理过程
  • 用药内容附用药理据
  • 病人复诊结果(病征描述)

在病人复诊时, 中医师又可以再次重复1-4的过程, 只要在病人的诊症记录上附上病人的个人资料, 就算病人换了医师求诊, 新的医师和中央处理系统都可以跟踪分析数据。 中央处理系统把各种辨证用药数据与复诊的病人反馈信息进行分析比较, 在以无数次对比修正过程后, 就可以总结出最佳的诊断算, 在有必要时, 中央处理系统可以直接作无人应诊, 从病人身上验证算法。可总结如下:

同样道理, 我们可以把这套方式应用到风水和推命上, 通过术士把大量的推算结果, 以同样规范化的方式输入电脑, 再等到数年后, 把现实世界中的情况输入到电脑作对比; 或者, 通过术士推算历史中的名人命格或者风水景观, 因为这些都是己发生的历史事件, 所以其结果早以为人知晓, 这样中央处理系统就在不需等待的情况下可以作出对比分析了。只要能够收集到海量的数据, 电脑就有机会修正出最佳的算法, 或者从根本上淘汰某些无效的推命术或风水术, 可见, 这种对玄学理论的实质检験可能会损害到某些术士的既得利益。到时, 玄学理论就可能不至于像今天这样 ‘玄幻莫测’了, 经过实践检验下的玄学, 也有可能脱胎成为一门科学化的预测学问, 这或许就是中医与玄学的发展出路吧。请诸位指正, 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