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中國人的 ‘敬/灌酒’文化

中國人在飯桌上都喜歡對他人敬酒, 如果對方顯示出不太情願的話, 這就會出現 ‘灌酒’的場面了, 這是大家常見的現象, 但在西方社會極少存在。

如果分析這種現象與思維模式的關, 我們就需要進一步細分這種現象。 首先看兩相情願的對飲場面, 這往往就是敬酒的情況, 一方勸另一方同飲各自杯中的酒或喝其中一方 ‘敬’上來的酒, 這表現出前者的請求被后者接受, 而且是兩相情願的歡喜場面, 經過這種一送一受的動作之后, 就有如禮品的授受過程一樣, 兩者從中建立起 ‘互屬性’ , 如下所示:

‘象化思維’的人際關傾向於建立人際的互屬性, 因此, 在飯桌上的酒水自然成為了建立這種互屬性的途徑, 正如一方為另一方挾菜一樣, 這都是相同思維模式下的行為。

但是, 為什麼一種帶有尊敬意味的禮儀式行為, 往往帶上了強迫性呢? 其實這就與酒的本質有關了。 酒雖然好喝, 但它會令人醉倒, 醉酒是一件很痛苦和難受的事情, 其實敬酒人敬上的是可以 ‘擊倒’ 對方的攻擊武器, 這就是 ‘灌酒’ 了。 因為酒是一種可以令人痛苦的武器, 所以人們隻會用酒來灌人而從不用湯或糖粥來對付人(如果真是為對方設想的話, 就 ‘灌’ 人以燕窩吧)。 ‘敬酒’行為又帶有相當的 ‘敬意’, 因此, 對方往往拿不出理由來拒絕, 畢竟別人是請你喝酒而不是送上毒藥, 但是眾所周知, 喝醉后就像吃了毒藥一樣的難受。 因為酒有這種兩面性, 一種表面是 ‘好意’但內裡像 ‘毒藥’ 的東西, 灌酒形式就往往成為一方向另一方施壓的情況。‘酒’這種可以令人身體難受的東西, 如果讓一方被迫接受了, 這就可以突顯出灌酒者的 ‘權威’ 。 下圖解釋了 ‘象化思維’是如何理解這種情況的:

可見, 灌酒行為在 ‘象化思維’的解讀中, 就成為了一種表現個人權威的行為了。 因此, 往往在雙方出現權勢不平等的場合下, 我們就可以看到這種灌酒場面。 例如, 客人在飯店裡對飯店服務員的灌酒, 老板向員工的灌酒, 一方為談成生被給予生意機會的另一方灌酒, 借款人被可能的貸款人灌酒, 銷售人員被公司客戶灌酒, 總之就是飯桌上被求的一方向求人的一方灌酒, 求者如果沒有喝完被灌的酒, 所求之事就往往告吹, 被求者隻有在 ‘權威’欲望被完全滿足后才可能 ‘禮尚往來’ 地應諾請求, 所以在‘象化思維’社會中, 生意往往是在飯桌上談成的。 故此, 很多生意中人或業務人員為了事業, 就算死都喝下去了, 反正做不成生意也是 ‘餓死’ , 而在另一方, 灌酒者所作的業務決定可能與個人權威的滿足度有關, 而不是理性的商業決策。 總之, 這就是 ‘象化思維’社會的經典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