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化思維”與“檔次”觀念

所谓”档次”其实是一种“属性”, 而“档次”观念就是我们熟知的, 有关中国人中那种不息以金钱或付出各种代价来换取“属性”的思想行为, 而这种“属性”往往代表的就是“富贵”. 例如, 在中国人发财致富后, 都往住会在宴席上喝数千至万元的洋酒, 宴席的菜式也离不开 “鲍参翅肚”, 宴请的人其实并不太重视美酒佳餚的味觉享受, 而更注重洋酒菜式的价值, 因为请到起、喝得起就证明自己的“富贵”已到达了某个档次; 又例如, 有钱后就要开“奔驰/平治””宝马”等名车, 只有这样方可尽显身份; 或者富贵后不娶三妻四妾, 在现代就是包养情妇, 这也不能炫耀富贵; 在昔日, 富贵人家的女子必须要纒小脚, 不然就不再矜贵, 而且更会丢脸. 從拙作《從語言文字看東西方思維—再從“大思維”到“大战略”》可知, “象化思维”就是一种以“属性”为思维操作元素的思维模式, 因此象化思维模式就产生了这种“档次”观念. “象化思维”围绕著“属性”来思考判断, 所以有时并没有重视到事情的实际需要, 大开洋酒大吃挥霍之余, 其实并不是为了实际的味觉享受, 要求家中的女眷为緾小脚而弄至残疾, 为的只是脸上有光而已, 相对在西方的“量化思维”中, 这种行为风气则较为罕见, 因为他们更重视实际的“得益”而非“属性”, 以下就通过“象化符号系统”来说明一下“象化思维”的思维操作过程:

因为富贵人家的饮食往往都是美酒佳餚, 他们也会拥有名贵房车(现代的情况), 而家中女子都不需要劳动, 因此, “象化思维”在对”富贵”或富贵人家作认知时, 就会通过”取象类比”来归纳总结到, 名酒名车乃至不需劳动的女眷都带上了”富贵”的属性, 如下:

因此, 如果自己拥有了这些名车名酒或小脚女子, 就可以让自己也带上了“富贵”的属性, 通过这种方式就可以”证实”自己的富贵已到了某个档次, 别人也会以“象化思维”解读到同样的属性信息.

可见, 这种”档次”观念就是”象化思维”模式的产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