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小龍’與中國現象—‘象化思維’的經濟起飛

不過﹐中國作為完全‘象化思維’的社會﹐其中‘象化思維’中‘取象類比’的思維操作轉化成為對事物具有的較強模仿能力﹐這種能力如同日本在這方面的表現一樣﹐已經反映在制造業的成就上﹐令到中國產品從模仿西方與日本產品與技術開始﹐最后發展成為今天的‘世界工廠’。漢字作為思維工具的方式﹐令到就算是低文化程度的中國人﹐也能在思維方面比其它‘非象化思維’的人﹐具有較強的‘類比’能力﹐也就是對‘屬性’的類比。這反映在工作時的模仿能力上﹐模仿制造國外先進產品與技術(依靠仿造而成的‘盜版(假冒)’產品也出於這種來自思維優勢的模仿能力﹐因此‘象化思維’也發展出‘興旺’的盜版行業而成為全球的盜版基地。)﹐迅速學習與操作引進技術。還有漢字漢語的‘符素性’﹐令到‘象化思維’在通過語言文字對認知對象作描述的同時﹐已經分析到其中的概念和概念關系﹐這些能力最后決定了掌握技術操作的熟練程度和技術的深入程度﹐還有漢字的單音節特性也提高了記憶能力﹐這樣通過發揮‘口訣’優勢就可以幫助記憶和掌握較復雜的操作步驟。除此﹐以‘取象類比’的方式著手解決問題﹐也提高到在遇到各種問題時的解決能力(如‘司馬光救友’)﹐在發揮到思維上的‘杠杆作用’時﹐不僅令到解決問題的能力大大提高﹐而且在搜尋解決問題的對策時﹐可以面對更多更大量的參考數據﹐作為類比判斷的素材。‘象化思維’ 社會中以‘富’﹑‘貴’及‘出人頭地’作為人生價值觀的‘人生象’﹐令到華人社會把經濟利益的追求放在第一位﹐把主要的精力和注意力放在經濟的實效利益上﹐可以令到華人在不同的政治環境下也能發揮出傳統的‘勤勞’美德﹐社會全體的‘埋頭苦干’可以令到社會比其它‘非象化思維’的發展中國家更加穩定﹐從而創造出耀目的經濟成就。

華人勞工接受到的好評就是廉價﹑高技術和勤勞﹐其中的‘廉價’是因為整個社會還處於發展中階段﹐所以在低生活水平下成為‘廉價’勞工﹐他們的‘高技術性’來自‘象化思維’中高度的‘取象類比’能力和漢字的‘符素性’﹐令到掌握技術和熟練操作變得更加容易﹐最后的‘勤勞’性就要歸根於‘人生象’中的‘富’﹑‘貴’與‘出人頭地’﹐這令到大家能在甚至是在惡劣的環境下也能拼命工作﹐為的是以自我的能力實現‘富貴’的追求與‘出人頭地’的夢想。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在二戰結束后出現在東亞的‘四小龍’奇跡﹐以及后來騰飛的‘巨龍’—中國大陸。這四小龍除了韓國之外﹐其它的台灣﹑香港與新加坡都是大部份(70%)或完全以華人為主的社會﹐至於韓國因為在歷史上以漢字為主要的文字工具﹐雖然語言如日本語一樣為‘沾著語’﹐但起碼可以視為如同日本一樣的‘半象化思維’國家﹐而且在傳統上﹐韓國採用全漢文書寫﹐書寫上的漢化程度也包括其中的漢文語法。再者在日本長達半個世紀的殖民統治下﹐特別在產業模式上也受到了日本的深遠影響。這‘四小龍’以及后來的‘巨龍’中國在經濟成長的方式中﹐都同樣以‘制造業’為起點﹐創造經濟奇跡。而制造業就是一種勞動密集型的產業﹐以上所提到的優勢勞工無疑能夠成為其中的起飛關鍵。再說得具體一點﹐就是‘象化思維’模式與傳統造就了東亞的經濟起飛﹐讓在二戰之后出現的經濟與工業騰飛﹐隻眷顧東亞的‘象化思維’社會而非其它的‘第三世界’國家。以下是通過列表形式﹐把‘象化思維’模式對制造業方面的具體影響作一個總結﹕

‘象化思維’ 模式具體能力在‘制造業’方面的表現
取象類比模仿能力﹕類比對象屬性從而進行模仿。模仿制造國外先進產品與技術﹐迅速學習與操作引進技術。
解決問題能力﹕以類比的屬性作為解決問題的起點。解決在‘制造業’中存在的技術與管理問題。
杠杆作用從大腦中調用各種解決問題﹐再以‘類比’比較定出最后解決問題的方案。解決在‘制造業’中存在的技術與管理問題。
‘漢字’的‘符素性’把‘非漢字’概念在沒有失真的情況下﹐轉換成‘漢字’概念讓漢字思維進行理解﹐通過語言文字的描述達到了認知概念和概念關系的目的。還有漢字的單音節記憶提高了的記憶力如同‘口(歌)訣’方式一樣。在概念層面上學習與掌握引進技術和技術操作﹐就算不能理解也可以通過記憶來掌握操作技術。
人生象以‘循象而行’的方式追求‘人生象’﹐‘富﹑貴﹑出人頭地’等成為‘象化思維’的人生價值。勤勞﹑拼命的工作態度﹐表現出在工作崗位上實現個人價值的觀念﹐令到工作隊伍在追求共同的價值觀下﹐達到高度的工作紀律性﹑穩定性與效率。

雖然‘四小龍’基於本身的思維優勢﹐通過制造業帶動起國家經濟的成長﹐創造出經濟奇跡﹐但是也因為經濟成長過份依賴於大量的制造業產品出口﹐而制造業在技術上沒有明顯的提高。雖然出口成長引入了大量的外資﹐因為國內的制造業的基層建設不足﹐致使無法消化外來資金﹐外來資金便迅速流向建業﹑股票和地產市場而造成泡沫經濟﹐同時金融體系的不健全﹐不能經受沖擊﹐以上種種都是97金融風暴在東南亞爆發的原因﹐‘四小龍’由制造業而來的經濟成長在金融風暴下受到了重創。